22.9 C
Beijing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CATEGORY

中药书籍

名医别录

《名医别录》,药学著作。简称《别录》,3卷。辑者佚名(一作陶氏)。约成书于汉末。是秦汉医家在《神农本草经》一书药物的药性功用主治等内容有所补充之外,又补记365种新药物。 明李时珍将陶氏作陶弘景,故将《别录》与《本草经集注》内容相混。现一般认为此书原始内容非陶弘景所撰,但现存此书条文经过陶弘景整理编纂。原书最初以“附经(《本经》)为说”的形式出现,不仅就《本经》药物增补内容,还新增药物条文,即所谓“名医副品”,成为《本经》早期重要集注增补本。 《名医别录》 作者:佚名 朝代:魏晋 年份:公元220-450年 第一卷  第二卷   第三卷 上品 卷第一 玉屑 玉泉 丹砂 水银 空青 曾青 白青 扁青 石胆 云母 朴硝 硝石 矾石 芒硝 滑石 紫石英 ...

本草述钩元

《本草述钩元》,中国汉医药学著作。共三十二卷。杨时泰撰,成书于清道光十三年(公元1833年)。字穆如,一字贞颐,武进(今属江苏)人。此书为作者对清·刘若金的《本草述》删繁节要而成。全书分32卷,列水、火、土、金、石、卤石、山草、芳草、隰草、毒草、蔓草、水草、石草、谷、菜、五果、山果、夷果、果味、果瓜、水果、香木、乔木、灌木、寓木、苞木、虫、鳞、介、禽、兽、人32部,述药684种。各药主要内容及编排次序与《本草述》多同。且将《本草述》中刘氏的“愚按”改为“论”,各药论述仍以性味、采摘、鉴别、主治及临床配伍诸项为主。 武进阳湖合志 杨时泰。字穆如。嘉庆己卯举人。工医事。自明以来。江南言医者。类宗周慎斋。慎斋善以五行制化。阴阳升降。推人脏气而为剂量准。雍正以后。变而宗张路玉。则主于随病立方。遇病辄历试以方。迨试遍。则束手。时泰于医。深得慎斋阃奥。尤善以脉之并见变见。揣测人脏腑寒热虚实。其用药一准刘若金。备得金元四家补泻开合精理。凡值错杂难明病。每每敛数味成方。一若抉而去者。人咸推服焉。以道光丙戌大挑一等。署山东莘县知县卒。着有本草述钩元。即约刘若金之书而剃其繁芜者也。 本草述钩元自序 道光六年丙戌。余在京师。馆于成果亭中丞家。瞿丽江比部持此书未订本见赠。翻阅数过。爱不能释。遂手自装订。暇即就其中论义。删而约之。历丁亥戊子。乃并其前后征引各条。旋就辑次。业未卒。自都还南。馆于泰属之康二如鹾尹署。二如喜谈医。馆政最简。遂出全力掇拾此编。其年冬。手钞卷数自后半起。历庚辛壬三载告成。犹病其末数卷未归一律也。 道光癸巳十一月十二日冬至节杨时泰识 本草述钩元邹序 内容:道寓于物。而物不足以该道。理宣于言。而言不足以尽理。此言医者所以滞于言。不免 害于理也。世言某物可治某病。及如法治之。而效者仅一。不效者恒九。则不得不深辨其所 当然。各辨其所以然。言之缕缕。载之陈陈。古书所以简。今书所以繁矣。简则难明。繁则 易讹。欲求繁简之得宜。必明乎道之所归而无歧。要于理之至当而有断。此杨君穆如于本草 述所以有钩元之作也。夫本草湛深简古。洵三代以来师弟以口耳相授受者。两汉而下。仲景 元化扬其波。贞白约其流。甄权日华助其澜。慎微畅其归。皆于物之体用符节相应处。指其 所当然而已。金元四家颇欲明其所以然。而不校其性情功用之贴切于病机病情。凭空结撰属 金属木入肺入肝诸语以联系之。谓有分派配合之妙。恐后人之滞于言者贻误不少。潜江刘若 金先生着本草述。其旨以药物生成之时度五气五味五色。以明阴阳之升降。实欲贯串四家。 联成一线。惜文辞蔓衍。读者几莫测其所归。杨君以博雅通儒。精治素理。为之去繁就简。 汰其冗者十之四。达其理者十之六。而其旨粲然益明。择精语详。了如指掌。厥后为令山左。 循声卓着。以良吏而兼良医。活人无算。惜乎簿书劳瘁。不禄以终。未及以所着付梓人。藏 稿于家者几十余载。会君门人伍仲常秘读奉讳归里。惧是书之湮没。竭力谋剞劂。予喜是书 之有成也。爰濡笔而为之序。 道光壬寅八月中秋节毗陵邹澍谨序 本草述初刻陆序 内容:故司寇潜江云密刘公。道德洽闻。以刚肠直节名于海内。年登八十。称 造 遗之 老。生平于书。无所不读。而尤笃好轩岐之学。探赜反约。竭三十年之力而本草述成。其曰 述者。本经合论。曲鬯旁通。以明夫不居作者。骥夙获撰杖。辱公呼为小友。甲辰阳月。访 公于家。公神明不衰。剧谈弥夕。酒阑烛 。自云。不佞壮而多病。以医药自辅。看题处方。 良用娱 虽古人之好 好屐。诚弗若也。笔其所见。幸底于成。子其为我序之。 诿郑重而别。...

本草求真

《本草求真》,12卷,一作10卷。清代黄宫绣(锦芳)撰。刊于乾隆三十四年(1769年)。作者深研药理,“俾令真处悉见”,故以“求真”名书。前9卷收药520种,正文药条按功效类药,每药直叙性味、功效,兼论药物来源、真伪及炮炙法。 黄氏有感于当时本草书多“理道不明,意义不疏”,况有“补不实指,泻不直论,或以隔一隔二以为附合,反借巧说以为虚喝”的现状,乃力纠时弊,集平素之治验,采百家之精萃,著成《本草求真》十卷。 作者论药,喜用简明言词,直述己意。其论药理,“总以药之气味形质四字推勘而出,则药之见施于病者,既有其因,而药之见施于病而既有效者,又有其故。”从而将药理、药效与药物形性及临床实践紧密结合,确有新见。 此书采用了在当时颇为先进的检索方法。其正文分为补剂、收涩、散剂、泻剂、血剂、杂剂、食物等七大部,书后附“卷后目录”(即索引),各药名仍按草、木、果、谷、菜、金、石、水、土、禽、兽、鳞、鱼、介、虫、人等分部。 凡例 一、本草一书。首宜分其形质气味。次宜辨其经络脏腑。终宜表其证治功能。历观诸书。无不备载。然理道不明。意义不疏。徒将治效彰着。浅学医士。其奚辨焉。况有补不实指。泻不直说。或以隔一隔二以为附会。反借巧说以为虚喝。义虽可通。意难即悟。兹从往昔诸书。细加考订。其有一义未明。一意未达。无不搜剔靡尽。牵引混说。概为删除。俾令真处悉见。断不随声附和。语作影响。以致眩人耳目也。 一、药品补泻。或阴或阳。或气或血。或燥或润。原自有别。遍绎诸书。无有实载。如白术味苦性燥。是能入脾补气。山药味甘气平。是能入脾补阴。人参黄 味甘性温。是能入肺而补气是能入肺而补阴。龙眼甘温。是能入心而补气。当归柏子仁辛甘温润。是能入心而补血。山茱萸杜仲辛温酸温。是能入肝而补气。首乌阿胶甘平微温。是能入肝而补血。至附桂辛热。则能入肾以补阳。熟地枸杞甘润甘温。是能入肾以补阴。补剂如斯。泻剂亦然。而书仅以补泻混指。是集论补论泻。俱以阴阳气血分辨。概不敢以影响浑混等语塞责。庶使开卷了了。无有错误。 一、本草药性。最宜就实讲明。不可一毫牵引。如书既言桑白皮入肺泻火。是明于气无补。而又混引益气之说以相淆。枳壳枳实本为下气最峻之味。而书又引益气明目之说以为质。桔梗本属升气之品。而书又扩其义曰降。赤小豆本非大热之味。而书又别其义曰燥。紫石英白石英之甘与温。本非最湿之品。而书又反其词曰湿。此惟上哲之士。始可以悟其蕴。若使粗工褊浅。又曷克以明其义乎?是集凡有义蕴难明之处。逐一详解。不令稍有含混。 一、经络脏腑。他书亦有载系某药主入某经。某药兼入某经。然众书繁杂。持论不一。如知母味辛而苦。沉中有浮。降中有升。本能清肺以宁肾。而书偏置润肺不语。止言于水有滋。牵强混引。殊多不解。是篇凡有类此不明。无不从实发辉。庶主辅攸分。而经腑与脏之药。自不致误。 一、是集论症论治论效。总以药之所味形质四字推勘而出。则药之见施于病者。既有其因。而药之见施于病而即有效者。又有其故。如刘寄奴之能破瘀通经行血。又治金疮使血顿止。一通一涩。似不相合。他书止载治效。无有诠释。使人自悟。是篇凡其药有类是。无不按实考明。尽情阐发。俾令后学。始有津涯。 一、药多有形质相同。气味相等。若使各为注释而不比类合观。则疑似莫辨。如诃子粟壳共为涩药之类。白蔻砂仁共为燥胃之类。猪苓泽泻共为利湿之类。羌活独活共为驱风之类。大戟甘遂共为泻水之类。枳壳枳实共为破气之类。附子肉桂共为补火之类。地黄枸杞共为滋水之类。牛黄贝母共为清热祛痰之类。乳香没药共为行血破血之类。人参黄 共为补肺补气之类。本草分论虽多。而合论则少。是篇尚论药味。凡有气味相同。无不先于篇首协议阐发。再于各味之中。又取相类以为分别。庶使毫厘千里。无有差谬! 一、药有宜有忌。宜者可用。而忌者不可用也。有其宜之当用。即有其忌之不可用。是篇既于药品之宜。反复申明。复于药性之忌。多为诰诫。俾其喜忌并知。而无临症岐亡之弊矣。 一、本草药味。他氏多以草木昆虫金石类为编次。以便披阅。然形质虽同。而气味不就一处合编。则诸药诸性。又已分散各部而不可以共束矣。是编开列药品。总以气味相类共为一处。如补火等药。则以补火为类。滋水等药。则以滋水为类。间有一味而兼数治数性者。则不得不就一处以为品列。不必彼此重见。是亦限于编次之一道也。再于分别气味之下。又注是草是木是金是石以为类次。俾气味既得依类而处。而形质亦得分类合观。庶泾渭攸分。而学人自无亡津之叹。 一、本草本经。出自神农。其理自属不易。然考论中所载。药性多有安五脏。定神志。并延年益寿。身轻黑发。及桑白皮紫草补中益气等说。按此语多肤廓。不无可疑。且考神农尝草。流传至今。是时文本未开。当有识识相因。不尔何由得闻。所详药出郡县。多有后汉地名。故寇宗 陶通明掌禹锡皆谓是书考之于汉。已有不能断自何代所作。淮南子虽言神农尝百草以和药。亦无本草之名。至称桐雷本此载在简编。应与素问同类。何以后人多为更饰。故有疑为他氏所着。厥后代为损益。其真愈失。而其论愈讹。无怪李氏濒湖纂集本草。仅以本经主治冠列诸首。而不力为着解。且有疑其经论未确。留此以为存羊之意。非故浓今薄古。实以语多肤廓。故不敢以疑信相参之书。等于素问。同作千古俎豆观也。惟有长洲张璐极力尊崇。而其中多有强为组合之心。仍非尊崇本意。故余尚论药性。每从实处追求。既不泥古以薄今。复不浓今以废古。惟求理与病符。药与病对。俾炎帝救世之真心。默与余论相合。而不失其尊崇之意。是亦余心之素望也矣! 《本草求真》 作者:黄宫绣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1911年 凡例 上编 上编卷一·补剂 温中 人参 黄芪 当归 白术 龙眼 大枣 荔枝 饴糖 鸡肉 牛肉 鲫鱼 蜜 平补 ...

得配本草

《得配本草》,古代中医药学著作。成书于1761年,清·严洁、施雯、洪炜同纂。全书10卷,载药647种,分为水、火、土、金石、草、谷、菜、果等25部。每一药物,一般先述相使、相恶之情,次述味、归经、主治、配伍应用、炮制与禁忌、药物功用之比较,后附体会。卷末附奇经药考,列入奇经八脉药43种。 魏序 本草莫备于纲目,由来旧矣。其后删繁就简,利在省便,意为去取者,又不一书。然寒温消补,各就其一性而专言之,即古方有君臣佐使之义,亦第就其方为轻重而泛言之,故知药者不知方,知方者仍不知病,宜医者之终误于所治也。 我姚严西亭、施澹宁、洪缉庵三先生者,文章之外,兼擅歧黄。尝念药之不能独用,病之不可泛治也,博采群书,互相辨论,合为得配本草一书,凡十卷。搜罗不亚纲目,职任专于古方,前则辨性以明其体,后乃详治以达其用。得一药而配数药,一药收数药之功,配数药而治数病,数病仍一药之效,以正为配,固倡而随,以反为配,亦克而生,运用之妙,殆无过此已。使读是书者知药而即知病,知病而即知所以治病,诚一以贯之者也,岂不足垂世而行远哉。 乾隆二十六年岁在辛巳九月既望魏朝阳拜撰。 《得配本草》 作者:严西亭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1911年 魏序 凡例 卷一 水部(十四种) 立春雨水 露水 冬霜 腊雪水 夏冰 甘澜水 逆流水 井泉水 地浆 百沸汤 阴阳水 齑水 磨刀水 磨刀水 火部 艾火 ...

玉楸药解

《玉楸药解》录收张仲景医书未载之药282种。以草、木、金石、果谷菜、禽兽、鳞介虫鱼、人、杂类八部分述。各药分列性味、归经、功效主治,间附炮制方法等。记载了丰富的药学知识。 国朝黄元御撰。玉楸者,元御别号也。是书谓诸家本草,其议论有可用者,有不可用者,乃别择而为此书。大抵高自位置,欲驾千古而上之。故於旧说多故立异同,以矜独解。 自叙 昔神农解药,黄帝传医,仲景先生继农黄立法,圣作明述,于是焉备。 癸酉仲春,既解长沙药性,而仲景未用之药,散在后世本草,数百千载,狂生下士,昧昧用之,以毒兆民。农黄以往,仲景云徂,后之作者,谁复知医解药!诸家本草率皆孟浪之谈。明时李时珍修《纲目》,博引庸工讹谬之论,杂以小说稗官,仙经梵志,荒唐无稽,背驰圣明作述之义几千里矣!玉楸子悲忆昔人,怆念来者,甲戌三月,成《伤寒说意》,五月成《素灵微蕴》,六月复作《玉楸药解》,八月癸丑告成,此愚书之第八部也。 萧萧古寺,落落荒斋,感岁月之已晚,伤春秋之欲暮,当伯玉知非之时,值孔子学《易》之秋,事与之判,年与之齐,慨世短而心长,念身微而愁剧。虽然子长作《史》,子云草《玄》,固当牢骚于创始之日,亦必愉快于勒成之时者。志励丁年,书竣苍首,十仞作井,一篑成山,此亦烟岚著书之士,最为破涕而笑者也。 呜呼!有一代之功业,有千秋之勋猷,任兼将相,望重国家,宣沙漠之雄威,驰丹青之良誉。荣则荣矣,无何而古墓为田,松柏成薪,丰碑已断,绿字无存,传观故实,不能考其姓名,远综先典,莫或搜其轶事。念沧桑之更变,叹陵谷之迁移,其间宏才远略,丰功伟烈,生而光显,没而泯灭者,不知几何?三不朽事业,殊不在是,与其收功臣之带砺,享良相之茅土,不如永日啸歌,逍遥于黄叶青山下也。 甲戌八月甲寅东莱都昌黄元御撰 《玉楸药解》 卷一 草部 苍术 黄精 益智仁 草豆蔻 缩砂仁 补骨脂 肉豆蔻 胡芦巴 白豆蔻 红豆蔻 大茴香 香附 荜拨 藿香 香薷 荜澄茄 使君子 威灵仙 白附子 慈菰 牵牛子 ...

本草崇原

《本草崇原》,三卷,约始撰于康熙十三年(1674),此书摘录《本草纲目》中本经药233味,另有附品56种。著者张志聪殁而书未成,后由弟子高世栻续成。 自序云“诠释《本经》阐明药性,端本五运六气之理,解释详备,”有探讨药性理论之意,药分上中下三品,从药物性味、生成、阴阳五行属性、形色等入手,结合主治疾病之机理,阐明功效,崇本求原思想,对徐大椿、陈修园等影响颇大。 序 《神农本草》谓之《本经》,计三百六十五种,以应周天之数。上品一百二十五种为君,无毒。主久服,养命延年,益气轻身,神仙不老。中品一百二十种为臣,或有毒,或无毒。主通调血气,却邪治病。下品一百二十种为佐使,或有毒,或无毒,或大毒。主除寒热邪气,破积聚症瘕,中病即止。夫天地开辟,草木始生。农皇仰观天之六气,俯察地之五行。六气者,厥阴、少阴、太阴、少阳、阳明、太阳,三阴三阳是也。五行者,甲己运土,乙庚运金,丙辛运水,丁壬运木,戊癸运火,五运五行是也。本五运六气之理,辨草木金石虫鱼禽兽之性,而合人之五脏六腑十二经脉,有寒热升降补泻之治。天地万物,不外五行。其初产也,有东南西北中之五方。其生育也,有春夏秋冬长夏之五时。其形有青黄赤白黑之五色,其气有臊焦香腥腐之五臭,其质有酸苦甘辛咸之五味。着为药性,开物成务,传于后世,词古义深,难于窥测。后人纂集药性,不明《本经》,但言某药治某病,某病须某药,不探其原,只言其治,是药用也,非药性也。知其性而用之,则用之有本,神变无方。袭其用而用之,则用之无本,窒碍难通。余故诠释《本经》,阐明药性,端本五运六气之理,解释详备。 俾上古之言,了如指掌。运气之理,炳如日星,为格物致知,三才合一之道。其后人之不经臆说,逐末忘本者,概置勿录。学人能于此会悟之,则神农观天察地穷理尽性之学,庶几近之。后世之书,有涉讹谬者,屏弃勿道,可也。 《本草崇原》 作者:张志聪、高世栻 朝代:清·康熙十三年 年份:公元1674年 序 卷上本经上品 人参 甘草 黄芪 白术 苍术(附) 薯蓣 石斛 酸枣仁 大枣 芡实 莲实 莲花(附) 莲蕊须(附) 莲房(附) 莲薏(附) 荷叶(附) 荷鼻(附) 薏苡仁 ...

本经逢原

《本经逢原》,由清代著名医家张璐(1617-1700)著,成书于清康熙三十四(1695)年。全书分四卷,记述700余种药物,以临床实用为主。本书是一部佳作,独到见解,使人阅后一目了然,发人思微。 《本经逢原》成书于清·康熙三十四(1695)年,是张璐众多著作中唯一的一部药物学著作。鉴于《神农本草经》(以下简称《本经》)的药物数量较少,有些尚且失传,或临床实用性不大,而对于常用药物却没能详细记载,他遂以《本经为基础,参考《本草纲目》的分类方法,将常用的700余种药物列为32部,分成四卷,付梓版出。 小引 医之有《本经》也,犹匠氏之有绳墨也。有绳墨而后有规矩,有规矩而后能变通。变通生乎智巧,又必本诸绳墨也。原夫炎帝《本经》,绳墨之创始也。《大观》、《证类》,规矩之成则也。濒湖《纲目》,成则中之集大成,未能达乎变通也。譬诸大匠能与人规矩,不能与人智巧。能以智巧与人达乎变通之道者,黄帝《灵》《素》之文也。能以炎黄之道随机应用,不为绳墨所拘者,汉长沙一人而已。长沙以天纵之能,一脉相承炎黄之道,信手皆绳墨也。未闻炎黄而外别有绳墨也。尝思医林学术,非不代有名人,求其端本澄源,宗乎《本经》主治者,《玉函金匮》而外未之闻也。长沙已往,唐逸士《千金方》独得其髓,其立方之峻,有过于长沙者,后世末由宗之。以故集本草者,咸以上古逆顺反激之用,概置不录,专事坦夷,以适时宜。其间琐琐,固无足论。即濒湖之博洽今古者,尚尔舍本逐末,仅以《本经》主治冠列诸首,以为存羊之意。惟仲淳缪子开凿经义,迥出诸方,而于委婉难明处,则旁引《别录》等说,疏作经言,朱紫之混,能无戾乎?昔三余乔子有《本经注疏》一册,三十五年前于念莪先生斋头曾一寓目,惜乎,未经刊布,不可复睹。因不自揣,聊陈鄙见,略疏《本经》之大义,并系诸家治法,庶使学人左右逢原,不逾炎黄绳墨,足以为上工也。 上工十全六,不能尽起白骨而生之。吾愿天下医师慎勿妄恃己长,以希苟得之利,天下苍生确遵有病不治,常得中医之戒,跳出时师圈缋,何绳墨之可限哉。 康熙乙亥春王石顽张璐书于隽永堂 时年七十有九 《本经逢原》 作者:张璐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17-1700年 小引 卷一 水部 诸水 火部 诸火 土部 诸土 金部 金 赤铜 铜青 自然铜 古文钱 铅 铅粉 铅丹 密陀僧 锡 ...

本草从新

《本草从新》,十八卷,为清代流传较广的临床实用本草,清代吴仪洛撰,成书于清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载药720余种,按《本草纲目》分类方法排列每药述性味、主治、功用、辨伪、修治等。多结合作者经验,并广泛总结历代医家的临床应用。对于同一药物的不同品种也多区别其力量厚薄,性味优劣,指出功效上的差异。新增燕窝、冬虫夏草、太子参、党参、西洋参等常用药。 吴氏对汪昂《本草备要》相当推崇,但认为汪昂非医家出身,缺少临证实践经验,在吸取前人论述时,难以斟酌选择。吴氏在《本草从新·原序》中说:“新安汪氏(汪昂),祖述二书,著备要一编,卷帙不繁,而采辑颇广,宜其为近今脍炙之书也。惜独其本非岐黄家,不临证而传信前人,杂采诸说,无所折衷,未免有承误之失。”因此,吴氏对《本草备要》进行修改补充,保留其原有内容一半,修改增加者一半,于乾隆丁丑(1757)编撰成《本草从新》十八卷。 原序 余先世藏书最伙.凡有益于民用者.购之尤亟.以故岐黄家言.亦多海内希见之本.余自髫年.习制举业时.即旁览及焉.遇有会意.辄觉神情开涤.于是尽发所藏而精绎之.迄今四十年矣.夫医学之要.莫先于明理.其次则在辨证.其次则在用药.理不明.证于何辨.证不辨.药于何用.故拙着医学十种.其一曰∶一源必彻.其二曰∶四诊须详.于经义病情.必斟酌群言.而期于至当也.而又念天之生药.凡以济斯人之疾苦者也.有一病,必有一药.用眩.凡药皆可伤人.况于性最偏驳者乎.自来注本草者.古经以下.代有增订.而李氏纲目为集大成.其征据该洽.良足补尔雅诗疏之缺.而以备医学之用.或病其稍繁.踵之者、有缪氏之经疏.不特着药性之功能.且兼言其过劣.其中多所发明.而西昌喻嘉言.颇有异议.最后新安汪氏.祖述二书.着备要一编.卷帙不繁.而采辑甚广.宜其为近今脍炙之书也.独惜其本非岐黄家.不临证而专信前人.杂采诸说.无所折衷.未免有承误之失.余不揣固陋.取其书重订之.因仍者半.增改者半.旁掇旧文.参以涉历.以扩未尽之旨.书成.名曰本草从新.付之剞劂.庶几切于时用.而堪羽翼古人矣乎.其余数种.将次第刊布.与有识者商之. 乾隆丁丑岁三月上巳日澉水吴仪洛遵程书于硖川之利济堂 《本草从新》 《本草从新》(公元 1757 年)清.吴仪洛(遵程)着。 十八卷。以《本草备要》为依据,一部分照旧,一部分增改,较为完善 。 原序 本草从新凡例 药性总义 卷一草部 山草类 人参 珠儿参 党参 土人参 西洋人参 北沙参 空沙参 甘草 黄精 萎蕤 黄 野白术 种白术 苍术 ...

滇南本草

《滇南本草》,古代中医药学著作。共三卷。明代云南嵩明人兰茂所著的《滇南本草》是中国现存古代地方性本草书籍中较为完整的作品,这本有着中医药精华汇编性质的医学,早李时珍的《本草纲目》140多年。 滇南名士兰茂,字廷秀,号止庵。生于明洪武三十年(公元1397年),卒于成化十二年(公元1470年),云南省嵩明县杨林镇人,原籍河南洛阳。主要医学著作有《滇南本草》三卷,附《医门擥要》二卷。《滇南本草·序》中自述:“余幼酷好本草,考其性味,辨地理之情形,察脉络之往来,留心数年,合滇中蔬菜草木种种性情,并著《医门揽要》二卷,以传后世”。 《滇南本草》 作者:兰茂 朝代:明 年份:公元1396-1476年 《滇南本草》序一 《滇南本草》抄本跋 《滇南本草》抄本后序 重刊《滇南本草》序 《滇南本草》序二 第一卷 石莲花 木贼 贯众 七星草 石苇 白果 松节、松笔头、松香、地盘松球 侧柏叶 玉兰花 野棉花 云连 白芍、赤芍 牡丹皮 鸡头实 ...

新修本草

《新修本草》,本草著作,一名《唐本草》《英公本草》,54卷。唐·苏敬等23人奉敕撰于显庆四年(公元659年)。计有正文20卷,目录1卷;《药图》25卷,目录1卷;《图经》7卷。正文实际载药850种,较《本草经集注》新增114种。此书以《本草经集注》为基础,增补注文与新药。又将原草木、虫兽2类,析为草、木、禽兽、虫鱼4类,序例亦一分为二。新增注文冠以“谨案”二字,小字书于陶弘景注文之后。新增用药用黑大字书写,末注“新附”。补注内容中,以记载药物形态、产地为多,兼述药效、别名等。书中纠正陶氏谬误处甚多,为后世辨正药物基原提供依据。《新修本草》是中国第一部由政府颁布的药典,也是世界上最早的药典。原书已佚,主要内容保存于后世诸家本草著作中。 清末李梦莹曾补辑《新修本草》,今存稿本。日本小岛宝素、中尾万三均致力补辑,未竟全功;冈西为人《重辑新修本草》(1964年)载药850种,仿原书朱墨分书体例,考校精当。国内尚志钧有辑本(1981年)。 《新修本草》 (公元 659 年)唐.李绩(苏敬)撰。五十四卷。原书已佚,内容尚散见于《经史证类备急本草》中。包括药图、图经、本草三部分,收载药物 844 种, 详细介绍性味、产地、效用等 。作者:苏敬等20余人 卷第一 孔志约序 梁·陶隐居序 合药分剂料理法 卷第二 诸病通用药 疗风通用 风眩 头面风 中风脚弱 久风湿痹 贼风挛痛 暴风瘙痒 伤寒 大热 劳复 温疟 ...

蜀本草

《蜀本草》,后蜀中医方剂学著作。(公元935~960年,五代后蜀明德2年~广政23年间)韩保升等人编著。 本书是五代后蜀之主孟昶命翰林学士韩保升等,将《新修本草》增补注释,尤其是对药物图形的解说,更详于以前的本草。计有20卷。本书基本内容是在《新修本草》的基础上重新增补扩大而成。而《新修本草》是英国公李勣负责修定的,故本书原名《重广英公本草》。韩氏精于医药,正如《古今医统大全·历世圣贤名医姓氏》云:“韩保升精医,详察药品,释本草甚功。所以深知药性,施药辄神效”。故后人编本草时常引用本书的内容。 据宋·掌禹锡考,《蜀本草》收载的药物600多味。原书药名下注明性味,其次则分记功用、畏恶相反等,其间或夹有形态、质量优劣、炮炙、产地等论述。 其中不少品种被宋代《开宝本草》和《嘉祜本草》收录为正品。 另外有很多药所记功效,如王瓜堕胎治症瘕、乌药治猫犬百病(歇斯底里),以及金属慢性中毒,如水银条提到镀金烧粉人多患风等记述,都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 本书与《新修本草》相比,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的显著改进: 一,“详察品名”。这项工作是修定本草的基木功。只有对每味药品的名称、产地、形状、特征、性昧、功能详察核实,才能去伪存真,确保每味药品的准确,这是一项非常艰苦细致的普查核实工作。 二,“增补注释”。在考查核实的基础上,对每味药品重新进行准确的注解。由于韩保升他们对这—工作干得很出色,所以《古今医统大全》称赞说:“释本草甚功”。 三,“别为图经”。图是药物的具体形象。为了便于识别,韩保升他们于文字注释之外,又“别为图经”。图经能结人以很大启发,更有助于正确掌握药物。 四,“增益”。就是将唐初至五代二百七十多年医学的新成就加以总结,增添到新编的药典中去。这是他们进行的创造性的劳动。 《蜀本草》是对《新修本草》的首次校补。 主修人韩保升为翰林学士,他为《蜀本草》增补了许多注释内容,引述部分《唐本草》的图经文,新增药40余种。《蜀本草》增补的内容,多切于实用,涉及的面很广,举凡药物性状、形态、生境、性味、主治功效,每出新见。 对《本经》的七情畏恶药内容进行统计归纳,中药十八反,即出于《蜀本草》的统计。 本书新增资料为后世主流本草所援引。 《开宝本草》、《嘉祜本草》、《证类本草》、《本草纲目》都援引过本书的内容。 《开宝》引本书称之为"别本注",《嘉韦占》引本书称为"蜀本"、"蜀本注"、"蜀本图经",《证类本草》引本书称为"唐本"、"唐本注"、"唐本余"。本书为五代后蜀政府所修订的国家药典性本草,对研究中国医学史、药学史、五代时期药物发展情况,都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本书原本已经散佚,其内容还可从《证类本草》、《本草纲目》中见到。 韩保升 韩保升,古代医家名。韩保升五代后蜀(今四川)人,约生活于公元十世纪,生平籍贯史书无载。后蜀主孟昶在位时(934~965年),他任翰林学士,曾奉诏主修《本草》。他与诸医详察药品形态,精究药物功效,以《新修本草》为蓝本,参考了多种本草文献,进行参校、增补、注释、修订工作,编成《蜀雹广英公本草》,简称《蜀本草》。 中国古代自唐朝开始,士大夫习医的风气十分盛行,韩保升就是这一时代风气下熏染出来的知名“儒医”。他既精于医理,又“深知药性”, “尤详于名物之学”。这在当时士大夫中是很难得的。一般“儒医”往往都是熟读方书,揣摩理论,而忽略对药物进行实际的研究考察。但韩保升却不然,他除重视医理外,还十分重视对药物的实际考察,认真研究药物的性味功能。正因为他既注重理论又重视实践,所以能在医学上达到很深的造诣,闯出了治病的独特风格——“不拘局方”。自古以来,中国医学于治病用死无论经、验各方,丹、膏、丸、散都有一套成规。只有医学水平很高的医生,才能有胆量和把握敢于突破成规而灵活运用。韩保升治病用药“不拘局方”,临床“施药辄神效”。

雷公炮炙论

《雷公炮炙论》三卷,是南北朝刘宋·雷敩撰中医学著作。此书为我国最早的中药炮制学专著,原载药物300种,每药先述药材性状及与易混品种区别要点,别其真伪优劣,是中药鉴定学之重要文献。 《雷公炮炙论》三卷,书中称制药为修事、修治、修合等,记述净选、粉碎、切制、干燥、水制、火制、加辅料制等法,对净选药材的特殊要求亦有详细论述,如当归分头、身、尾;远志、麦冬去心等,其中有些方法至今仍被制药业所采用。此书对后世影响极大,历代制剂学专着常以“雷公”二字冠于书名之首,反映出人们对雷氏制药法的重视与尊奉。 《雷公炮炙论》成书于南北朝时期,全面总结了南北朝刘宋时期以前的中药炮制技术和经验,是中国历史上对中药炮制技术的第一次大总结,是一部制药专著。初部奠定了炮制学基础,使中药炮制成为一门学科。 《雷公炮炙论》原著早已亡佚,仅有辑校本。本书以唐慎微《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为底本。 《雷公炮炙论》序 若夫世人使药,岂知自有君臣。既辨君臣,宁分相制。只如?毛(今盐草也)沾溺,立销班肿之毒;象胆挥粘,乃知药有情异。?鱼插树,立便干枯;用狗涂之(以犬胆灌之,插鱼处立如故也),却当荣盛。无名(无名异形似玉柳石,又如锻石,味别)止楚,截指而似去甲毛;圣石开盲,明目而如云离日。当归止血、破血,头尾效各不同(头止血,尾破血);蕤子熟生,足睡不眠立据。弊?淡卤(常使者甑中?,能淡盐味),如酒沾交(今蜜枳缴枝,又云交加枝)。铁遇神砂,如泥似粉;石经鹤粪,化作尘飞;?见橘,花似髓。断弦折剑,遇鸾血而如初(以鸾血炼作胶,粘折处,铁物永不断);海竭江枯,投游波燕子是也。而立泛。 令铅拒火,须仗修天(今呼为补天石);如要形坚,岂忘紫背(有紫背天葵,如常食葵菜,只是背紫面青,能坚铅形);留砒住鼎,全赖宗心(别有宗心草,今呼石竹,不是食者棕恐误。 其草出?州,生处多虫兽)。雌得芹花(其草名为立起,其形如芍药,花色青,可长三尺以来,叶上黄班色,味苦涩,堪用,煮雌黄立住火),立便成庚;?遇赤须(其草名赤须,今呼为虎须草是,用煮?砂即生火验),水留金鼎。水中生火,非KT?髓而莫能(海中有兽,名曰KT,以髓入在油中,其油粘水,水中火生,不可救之。用酒喷之即?。勿于屋下收);长齿生牙,赖雄鼠之骨末(其齿若折,年多不生者,取雄鼠脊骨作末,揩折处,齿立生如故)。 发眉堕落,涂半夏而立生(眉发堕落者,以生半夏茎炼之取涎,涂发落处立生);目辟眼KT?,(有五花而自正。五加皮是也。其叶有雄雌,三叶为雄,五叶为雌,须使五叶者,作末酒浸饮之,其目KT?者正)。脚生肉?,?系菪根(脚有肉?者,取莨菪根于?带上系之,感应永不痛);囊皱旋多,夜煎竹木(多小便者,夜煎萆?一件服之,永不夜起也)。体寒腹大,全赖鸬?(若患腹大如鼓,米饮调鸬?末服,立枯如故也);血泛经过,饮调瓜子(甜瓜子内仁捣作末,去油,饮调服之,立绝)。咳逆数数,酒服熟雄(天雄炮过,以酒调一钱匕服,立定也);遍体疹风,冷调生侧(附子旁生者曰侧子,作末冷酒服,立瘥也)。肠虚泻痢,须假草零(捣五倍子作末,以熟水下之,立止也);久渴心烦,宜投竹沥。除症去块,全仗硝(硝即?砂、硝石二味,于乳钵中研作粉,同?了,酒服,神效也);益食加觞,须煎芦朴(不食者,并饮酒少者,煎逆水芦根并浓朴二味汤服)。强筋健骨,须是苁鳝(苁蓉并鳝鱼二味,作末,以黄精汁丸服之,可力倍常十也,出《干宁记》宰);驻色延年,精蒸神锦(出颜色,服黄精自然汁,拌细研神锦,于柳木甑中蒸七日了,以木蜜丸服,颜貌可如幼女之容色也)。 知疮所在,口点阴胶(阴胶即是甑中气垢,少许于口中,即知脏腑所起,直彻至住处知痛,足可医也);产后肌浮,甘皮酒服(产后肌浮,酒服甘皮立愈)。口疮舌坼,立愈黄苏(口疮舌坼,以根黄涂苏炙作末,含之立瘥)。脑痛欲亡,鼻投硝末(头痛者,以硝石作末纳鼻中,立止);心痛欲死,速觅延胡(以延胡索作散,酒服之,立愈也)。如斯百种,是药之功。某忝遇明时,谬看医理;虽寻圣法,难可穷微。略陈药饵之功能,岂溺仙人之要术?其制药炮、熬、煮、炙,不能记年月哉!欲审元由,须看海集。某不量短见,直录炮、熬、煮、炙,列药制方。 《雷公炮炙论》 (公元 588 年)刘宋,雷斅着。三卷。是论述药物加工制作的专书。原书已佚,其内容散见于《证类本草》中,近人有辑本。 南朝·宋时 雷敩(著) 《雷公炮炙论》序 上卷 朱砂 云母 钟乳 白矾 硝石 芒硝 滑石 曾青 太一禹余粮 黄石脂 黄精 菖蒲 人参 天门冬 甘草 干地黄 ...

本草经集注

《本草经集注》是南北朝梁代陶弘景创作的古代医学著作。(约公元480-498年前)。陶氏认为《本经》自“魏晋以来,吴普、李当之等更复损益,或五百九十五,或四百四十一,或三百一十九,或三品混揉,冷热交错,草石不分,虫兽无辨,且所主治,互有得失,医家不能备见”等问题,于是给予整理、作注。又从《名医别录》中选取365种药与《本经》合编,用红、黑二色分别写《本经》与《别录》的内容,名之为《本草经集注》。本书原书已佚,现仅存有敦煌石室所藏的残本。但原书中的主要内容,还可从《证类本草》和《本草纲目》之中见到。 本书共7卷,载药730种,分玉石、草木、虫兽、果、菜、米食、有名未用7类,这是药物分类的一个进步,但每类之中仍分三品。又创“诸病通用药”,如治风通用药有防风、防己、秦艽、芎劳等,治黄疽通用药有茵陈。柜子、紫草等。这对临床选择用药,有很大的助益。对药物的产地、采集时间。炮制、用量、服法、药品真伪等与疗效的关系,均有所论述。本书问世后有很大的影响,唐代的《新修本草》就是在此书基础上补充修订而成的。 首创用自然属性分类方法。确立综合本草的基本格式。 《本草经集注》 (公元 536 年? )梁.陶弘景(隐居)注。七卷。原书己佚,内容尚散见于《经史证类备急本草》中。集注是在《 神农本草经》基础上进行整理, 又增药 365 种, 分为玉石、草、木、果、 菜,有名未用六类。 序录上 序录下 解毒 服药忌食 药不宜入汤酒者 上石类 上草木类 上虫兽类 玉石上品 玉石中品 玉石下品 草木上品 草木中品 草木下品 ...

本草备要

《本草备要》是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汪昂创作的古代中医药学著作。共八卷。本书可视为临床药物手册,亦为医学门径书。 主要取材于《本草纲目》和《神农本草经疏》。卷首为药性总义,统论药物性味,归经及炮制大要:卷一草部药191种,卷二木部药83种,卷三果部药31种,卷四谷菜部药40种,卷五金石水木部药58种,卷六禽兽部药25种,卷七鳞介鱼虫部药41种,卷八人部药9种,共计478种。每药先辨其气、味、形、色,次述所八经络、功用、主治,并根据药物所属之“十剂”,分记于该药之首。 《本草备要》 作者:汪昂 朝代:清 年份:公元1644-1911年 陈序 童序 自序 增补本草备要自序 本草备要凡例 药性总义 内容:草、木、果、谷菜、金石水土、禽兽、鳞介鱼虫、人等八部 草部 黄芪 甘草 人参 沙参 丹参 元参 白术 苍术 葳蕤 黄精 狗脊 ...

证类本草

《证类本草》,全称《经史证类备急本草》,是宋代的一部重要的医书。北宋元丰五年至六年间(1082-1083年),唐慎微据《嘉祐补注本草》和《本草图经》两书,再参考其他248部医书总其成为《经史证类备急本草》;元符元年至大观二年间(1098-1108年)定稿,由艾晟校补发行,名为《经史证类大观本草》,简称《大观本草》;政和六年(1116年)由曹孝忠重新校订发行,名为《政和新修经史证类备用本草》,简称《政和本草》;绍兴二十九年(1159年)校订为《绍兴校定经史证类备 急本草》,简称《绍兴本草》。 《证类本草》共32卷,60万字,共列载了1558种药物,包括476种新增药物。此书又开创了方药对照的新形式,收集了不少方剂,对古代的临床用药很有帮助。 目录 作者:唐慎微 朝代:宋 年份:公元960-1279年 重修本草之记 重修证类本草序 政和新修经史证类备用本草序 证类本草所出经史方书 卷第一 嘉补注总叙 本草图经序 开宝复位序 唐本序 梁·陶隐居序 上合药分剂料理法则 补注所引书传 林枢密重广本草图经序 雷公炮炙论序 新添本草衍义序 序例上(衍义总序) 序例中 序例下 卷第二 ...

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简介 《本草纲目》是明朝医学家李时珍30余年心血的结晶。全书共有190多万字,记载了1892种药物,分成60类。其中374种是李时珍新增加的药物。绘图1100多幅,并附有11000多个药方。它是几千年来祖国药物学的总结。这本药典,不论从它严密的科学分类,或是从它包含药物的数目之多和流畅生动的文笔来看,都远远超过古代任何一部本草著作。 在这部书中,李时珍指出了许多药物的真正效用,如常山可治疟疾,延胡索能够止痛。他还举了日常生活中容易中毒的例子,象用锡做盛酒器,因有毒素能溶解在酒中,久而久之,会使饮酒的人慢性中毒。他在写作中遇到难题时还跑到实地进行观察。如看到旧本草中所说,穿山甲吞食蚂蚁是通过鳞甲来诱捕。他觉得奇怪,认为百闻不如一见,他搞到一只活的穿山甲,仔细观察了它的生活规律后,发现它是用舌头吃蚂蚁。他又解剖了穿山甲的胃囊,发现里面竞有蚂蚁一升之多,于是写下了这段记载。 李时珍就这样认真刻苦,一丝不苟地写下了他的巨著《本草纲目》。由于他在书中批判了水银“无毒”,久服“成仙”“长生”等说法,当时皇帝大臣都信道士们的水银炼丹,所以这部著作大书商们都不敢出版,直到他死后于公元1596年才与读者见面。出版后立即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人们到处传播它,并进行翻刻,成为医生们的必备书籍。从17世纪起,《本草纲目》陆续被译成日、德、英、法、俄等五国文字。1953年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共收集531种现代药物和制剂;其中采取《本草纲目》中的药物和制剂就有100种以上。 《本草纲目》共有52卷,载有药物1892种,其中载有新药374种,收集医方11096个,书中还绘制了l111幅精美的插图,是我国医药宝库中的一份珍贵遗产。它的成就,首先在药物分类上改变了原有上、中、下三品分类法,采取了“析族区类,振纲分目”的科学分类。它把药物分矿物药、植物药、动物药。又将矿物药分为金部、玉部、石部、卤部四部。植物药一类,根据植物的性能、形态、及其生长的环境,区别为草部、谷部、菜部、果部、木部等5部;革部又分为山草、芳草、醒草、毒草、水草、蔓草、石草等小类。动物一类,按低级向高级进化的顺序排列为虫部、鳞部、介部、禽部、兽部、人部等6部。还有服器部。《本草纲目》共分为16部62类。这种分类法,已经过渡到按自然演化的系统来进行了。从无机到有机,从简单到复杂,从低级到高级,这种分类法在当时是十分先进的。尤其对植物的科学分类,要比瑞典的分类学家林奈早二百年。 《本草纲目》不仅在药物学方面有巨大成就,在化学、地质、天文等方面,都有突出贡献。它在化学史上,较早地记载了纯金属、金属、金属氯化物、硫化物等一系列的化学反应。同时又记载了蒸馏、结晶、升华、沉淀、干燥等现代化学中应用的一些操作方法。李时珍还指出,月球和地球一样,都是具有山河的天体,“窃谓月乃阴魂,其中婆娑者,山河之影尔”。《本草纲目》不仅是我国一部药物学巨著,也不愧是我国古代的百科全书。正如李建元《进本草纲目疏》中指出:“上自坟典、下至传奇,凡有相关,靡不收采,虽命医书,实该物理。” 《本草纲目》编写后,李时珍希望早日出版,为了解决《本草纲目》的出版问题,70多岁的李时珍,从武昌跑到当时出版业中心南京,希望通过私商来解决。由于长年的辛苦劳累,李时珍终于病例在床,病中嘱咐他的孩子们,将来把《本草纲目》献给朝廷,借助朝廷的力量传布于世。可惜李时珍还没有见到《本草纲目》的出版,就与世长辞了。这年(1593年),他刚满76岁。 不久,明朝皇帝朱诩钧,为了充实国家书库,下令全国各地向朝廷献书,李时珍的儿子李建元,将《本草纲目》献给朝廷。朝廷批了“书留览、礼部知道”七个字,就把《本草纲目》搁置一边。后来仍在南京的私人刻书家胡承龙的刻印下,在李时珍死后的第3年(1596年),《本草纲目》出版。公元1603年,《本草纲目》又在江西翻刻。从此,在国内得到广泛的传播。据不完全统计,《本草纲目》在国内至今有三十多种刻本。 公元1606年《本草纲目》首先传入日本,1647年波兰人弥格来中国,将《本草纲目》译成拉丁文流传欧洲,后来又先后译成日、朝、法、德、英、俄等文字。 目录 草部1、草部2、草部3、木部、土部、火部、谷部、果部、鳞部、兽部、禽部、虫部、介部、菜部、水部、人部、金石部 详细内容 《本草纲目》 草部(一) 甘草 黄芪 人参 沙参 荠苠 桔梗 长松 黄精 萎蕤 知母 肉苁蓉 列当 赤箭(天麻) 术(白术) 苍术 狗脊 贯众 巴戟天 远志 淫羊霍 仙茅 ...

神农本草经

《神农本草经》又称《本草经》或《本经》,托名“神农”所作,实成书于汉代,是中医四大经典著作之一,是已知最早的中药学著作。《神农本草经》全书分三卷,载药365种,以三品分类法,分上、中、下三品,文字简练古朴,成为中药理论精髓。《神农本草经》记载了365种药物的疗效,多数真实可靠,至今仍是临床常用药;它提出了辨证用药的思想,所论药物适应病症能达170多种,对用药剂量、时间等都有具体规定,这也对中药学起到了奠基作用。 相传起源于神农氏,代代口耳相传,于东汉时期集结整理成书,成书非一时,作者亦非一人,秦汉时期众多医学家搜集、总结、整理当时药物学经验成果的专著,是对中国中医药的第一次系统总结。其中规定的大部分中药学理论和配伍规则以及提出的“七情和合”原则在几千年的用药实践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是中医药药物学理论发展的源头。 目录 《神农本草经》简介 邵序 张序 孙序 周序 上经(上品) 玉石 丹沙 云母 玉泉 石钟乳 涅石 消石 朴消 滑石 石胆 空青 曾青 禹余粮 太乙余粮 白石英 紫石英 青石、赤石、黄石、白石、黑石脂等 ...

《中药学》

神农尝百草,始有医药。自古以来,中药被称为本草,是“诸药以草为本”之意。周朝称草药为“毒药”,《周礼·天官冢宰》谓:“医师掌医之政令,聚毒药以供医事。”又谓:“以五味、五谷、五药养其病”。汉代郑玄注:“五药,草、木、虫、石、谷也”。为了规范各种称谓,把“中药”的概念解释为:在中医药理论指导下应用的药物。 东汉末年成书的《神农本草经》是最早的药学文献,载药365味,正是一年之整天数,取天人合一之意。其中上品120味,无毒,可久服;中品120味,有毒无毒,兼而有之;下品125味,有毒,不可久服。 明代李时珍编著的《本草纲目》,载药1892味,是中医药科学巨著,在世界上有巨大影响。《中华本草》(1999年),载药8980味,项目最为齐全,反映了中药学发展的最新成果。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八十年代,中医界先后进行过三次全国性的中药大普查,基本上摸清了全国(除台湾省外)中草药资源的分布于品种,总计达12807种。 无论医家辩证如何准确,最后的检验标准一定是落在处方用药上面。新世纪高等教材《中药学》选择了477味中药为本科学习的基础内容。 教材《中药学》目录 第一章 解表药 第一节 发散风寒药 麻黄 桂枝 紫苏 荆芥 防风 羌活 细辛 白芷 藁本 香薷 生姜 葱白 辛夷 芫荽 第二节 发散风热药 薄荷 牛蒡子 桑叶 ...

Latest news

扁鹊心书卷下-丹药

扁鹊心书卷下

扁鹊心书卷中

扁鹊心书卷上

扁鹊心书

- Advertisement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