脏腑发病及用药法则提要

0
212

大家要我谈谈脏腑发病及用药法则,我认为很需要。中医的理论以脏腑为核心,临床上辨证施治,归根到底都是从脏腑出发。不过达题目的范围太广泛,只能谈些概况作为提要,细节方面有待大家进一步探讨了。

要了解脏腑发病及其用药法则,首先要了解它的重要性。中医对于疾病,主要分为外感和内伤;对于病因,主要分为内、外和不内外因;对于辨证,主要分为八纲、六经、三焦以及卫气营血。所有这些都离不开脏腑。这里不再多引文献来说明,只举一个浅近的具体例子。比如说,感受风寒引起咳嗽,因肺主皮毛,职司清肃,常用麻黄、紫苏疏散,杏仁、象贝化痰止咳;即使邪在鼻腔、喉头,出现鼻塞流涕,喉痒音嗄,治疗上也从“肺开窍于鼻”和“喉为肺系”来考虑,用辛夷、苍耳子通窍和蝉衣、胖大海等润喉。这些药物都是走肺经的,也就是都通过肺脏来治疗。再说,感受风寒后出现腹痛泄泻,饮食呆减,则因胃肠主受纳、消化、排泄,故常用紫苏、木香、乌药、生姜等温中散寒的胃肠药。其中紫苏入肺脾两经,故既用于表、又用于里,象麻黄就不用了。再比如说,咳嗽痰多,不因于风寒而因于湿浊,便从脾恶湿,用半夏、陈皮、茯苓等治疔;或者腹痛泄泻,不因于风寒而由于虚弱,便从脾主中气,用党参、白术、扁豆、砂仁,补中健运了。这是经常遇见的病证。可以着到无论是外感和内伤,外因和内因,都是通过脏腑后发生变化,药物的功效也是通过脏腑后才起作用。倘然只知道感受风寒用发散,或者只知道某些药用于发散,而不从脏腑考虑,显然是不够的。

脏腑的功能各有特点,病邪的性质也各有特点。一个脏由于本身变化和所受病邪不同,出现的症状就不一样;一种病邪由于侵犯的脏腑不同,发病也不一样。总的说,所有病证包括病因、病机在内,都是脏腑生理、病理变化的反映。为此,研究脏腑发病不能离开生理,也不能离开病因、病机。同样地,研究用药法则不能离开气味、升降浮沉,也不能离开归经。即如上面所说的八纲、六经、三焦和卫气营血的辨证,都不能离开脏腑,离开了脏腑便会落空。还有经络,好象自成一个独立系统,其实也是以脏腑为基础,如手太阴经的主证为胸部胀满、咳嗽、气喘,都是肺脏症状。于此可见,脏腑是中医理论体系的核心,经络是构成人体整体的重要部分,临床上必须重视脏腑发病及其用药法则,同时也要注意经络的联系和药物的归经。唐容川说得好:“业医不知脏腑,则病原莫辨,用药无方。”

怎样来研究?《内经》上曾经怍出初步总结。例如:五脏所主,五脏开窍,五脏化液,五脏所恶,五脏变动,五气所病等,明确地指出了脏腑的生理、病理及与形体的关系。用药方面,如《本草纲目》序例里,叙述了《五脏五味补泻》和《脏腑虚实标本用药式》;《本草分经审治》以脏腑为纲,更具体地指出了药物对脏腑病变的使用。探讨脏腑发病可以在这些基础上分为四个方面:

1.关于本脏的体用性质。包括本身的变化。如肝藏血,以血为体,以气为用,性主升发,宜条达舒畅,及肝用太强,气盛化火,血虚生热生风等。

2.关于本脏与形体各组织器官的联系,包括经络循行部位。如肝主筋,开窍于目,爪为筋之余,及肝肺循胁肋、少腹,络前阴,冲任隶属于肝胃等。

3.关于本脏同其他脏腑的关系,包括奇恒之腑在内。如肝与胆为表里,与心、肾相生,与肺、脾相克,及女子生殖系统亦属于肝,以肝为女子的先夭等。

4.关于本脏对外邪和七情的发病关系,包括其他致病因素。如肝恶风,怒伤肝,及肝味酸,酸伤筋,肝为罢极之本等。

前人从这几方面观察脏腑活动的正常和紊乱情况,长期以来积累了极其丰富的经验,一直作为临床诊断的依据。明确了这些脏腑发病的基本概念,再结合药物的气昧、效能和归经等,不难针对病位、病因和病证得出用药法则。兹就脏腑的生理及与各方面的关系为纲,说明其相应病变,从而指出治疗原则和适应药物,提供参考。

一、肝(附:胆)

肝藏血:(1)血虚为形瘦,面色、指甲不华,目眩,发脱,筋惕肉瞤,舌质淡,脉细。(形瘦、舌质淡、面色不华等常见于一般血虚证,确诊为肝血虚时,必须结合目眩、筋惕肉瞤等肝症状的特征)(2)肝血凝滞为胁痛如刺,胁下痞块。

气为用:(1)气太强则横逆,为胸胁胀满,精神易于激动。(即一般所说的肝气)(2)气不条达,为忧郁不欢,精神萎靡,多悲观消极。(即肝郁)性喜温:(1)寒则生气不充,为四末不温。(四末不温常见于肾阳虚和一般寒证,确诊为肝寒须与肝症状结合)(2)血虚生热,为手足心热,并出潮汗。

志为怒:为急躁,忿恚,骂詈,发狂。(一般属于肝火)

谋虑所出:为多疑善虑。(能导致气郁和血虚)

罢极之本:为疲乏,不耐操劳。

舍魂:为失眠艰寐,多梦惊醒。(一般属于血虚)

藏相火:火逆为头胀,面热,目赤,口苦作干。(相火指胆火,在肝病上亦称肝火)

通于风气:血虚生凤,为目眩眼花,四肢麻术抖动柚搐,舌颤。(即内风,轻者称肝阳,重者称肝风,亦概称风阳)

开窍于目:(1)血虚为目干且涩,视物模糊,雀盲。(2)肝热为目赤红肿,流泪,畏光。

主筋:血不养筋,为筋惕肉瞤,拘挛,耎弱。(爪为筋之余,灰指甲亦属血虚;膝为筋之府,筋病多膝部屈伸不利)

为女子先夭:指女子生殖系统,包括冲、任奇经,其病为月经不调,不孕,小产。

肝经循行部位:常见者,为胁肋、少腹胀痛,颈侧、腋下瘰疬,偏疝坠痛。

与胆为表里:肝热为口苦;肝虚为胆怯。

与肾心相生:(1)为水不生木,由肾阴虚而后出现肝虚证;(2)为木不生火,由肝脏气血虚而后出现

心虚证。

与脾肺相克:(1)为木克土,先有肝气旺,后见脾胃证;(2)为金克木,先有肺气盛,后见肝证。

附:胆(与肝为表里,常与肝证错杂出现)

司相火:(l)火逆为头胀,目赤,咽干,口苦,梦遗。(一般亦称肝火)(2)火衰为吞酸、反恶。

性刚:为恼怒、发狂。(亦称肝火)

决断所出:虚则为胆怯,善恐易惊,卧不安。

主半表半里:为寒热往来。(风寒传入及肝脏气血不和,均能出现)

经络循行部位:常见暴聋、耳热。

[按]肝胆发病,以肝为主体。《内经》上说:“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又:“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补之,酸泻之”。这是指肝病用药的原则。肝脏病变主要是血和气两个方面,血虚、血滞、气逆、气郁等,不仅引起本身发病,也能影响各蛆织功能异常及其他内脏为病。故诒疔肝病应着重补血、和血、调气,再从其病因及特殊现象,使用清肝、温肝、镇肝等法。

1.补血:如归身、白芍、首乌、阿胶、潼秒苑、菟丝子。

2.和血:包括活血,如当归、川芎、赤芍、丹参、鸡血藤。进一步即为行血祛瘀,如红花、桃仁、泽兰、茺蔚子。

3.理气:如郁金、香橼1白蒺藜、金铃子、橘叶、路路通、玫瑰花、苏罗子、柴胡、青皮、枳壳、香附、延胡、沉香。

4.清肝:如丹皮、黄芩、山栀、夏枯草、青黛、牛黄。进一步为泻肝,如龙胆草、芦荟。(清胆同)

5.温肝:如肉桂、仙灵脾、艾叶。(温胆是助其升发之气,与此意义不同)

6.镇肝:包括潜阳,如菊花、钩藤、夭麻、桑叶、牡蛎。进一步为熄风,如龟板、鳖甲、玳瑁、羚羊角、珍珠母、淡菜、蝎尾。

以上是肝脏发病的一般用药(以下诸脏同)。所有肝胆症状,均可适当地在这基础上加人主治药物,如:(1)目赤:青葙子、密蒙花、木贼草、菊花。(2)目糊雀盲:羊肝、菊花、石斛、枸杞子。(3)瘰疬:诲藻、昆布、山慈姑。(4)@瘕痃癖:三棱、莪术。(5)疝气:荔枝核、橘核、小茴香。(6)拘挛:木瓜、怀牛膝、续断。(7)月经过多:乌贼骨、血余炭、樗皮炭、陈棕皮、侧柏叶、炮姜炭。

二、心(附:心包络)

心生血:血虚为面色不华,少气。

主脉:(1)心气不足,为肺象细弱结代。(2)血行障碍,为左胸痛,不得息,手臂酸痛麻木。

司君火:(1)火旺为心烦,发狂;(2)火衰或受寒而阳气内郁,为心痛,面青气冷,手足青至节。

藏神:(1)血虚而神不安,为心悸,怔忡,失眠,健忘。(2)热邪侵扰,为昏迷谵语。

开窍于舌:(1)火旺为舌尖红刺,重舌。(2)风痰阻络,为舌强,语蹇。

汗为心液:为多汗。

心经循行部位:常见者,为手心热,手臂挛急疼痛。

与小肠为表里:心热为鬲肠不便。

与肺为君相:为营卫不利,胸闷,气促。

与肝脾相生:(1)为木不生火,先有肝血虚,继而出现心气衰弱证;(2)为火不生土,先有心阳虚,继而出现脾不健运证。

与肺肾相克:(1)为火克金,先有心火旺,继出现肺失清肃证;(2)为水克火,先有肾寒,继而出现心阳虚证。

附:心包络(心脏实证多为包络受邪)

〔按]《内经》上说:“心苦缓,急食酸以收之”;又:“心欲耎,急食咸以耎之,用咸补之,酸泻之”。这是治疔心病用药的原则。心生血,血行脉中,心主火,火即心阳,凡血虚和阳气太亢、不足,均能影响血液循行,致功能失常。故心病治法,以和血及清火、通阳为主。

1.和血:包括补心,药如生地、麦冬、炙甘草、当归、龙眼肉、丹参、三七、藏红花、琥珀、血竭。

2.清火:包括泻心,如黄连、山栀、连翘、竹叶、灯芯、莲子青心。

3.通阳:如人参、桂枝、远志、益智仁、紫石英。

其他心的症状,均可适当地在这基础上加入主治药物,如:

(1)心悸、失眠:酸枣仁、柏子仁、茯神、龙齿、合欢花、朱砂。(即安神)(2)神昏、发狂:犀角(用水牛角代)、菖蒲。(即开窍)(3)多汗:浮小麦、碧桃干、糯稻根。(4)胸痹:薤白、郁金、瓜蒌。

三、脾

司中气:(1)气虚为倦怠无力,懒言,嗜卧,行动气短;(2)气滞为脘腹胀满。

主运化:中阳不运,为食后艰化,胀满。

性升:(1)清阳不振为眩晕;(2)中气下陷为脱肛,小腹胀坠。

恶湿:(1)湿阻为目胞肿,腹胀,泄泻,黄疸。(2)湿停成水,渍于肌肤为浮肿,下注为脚气。

统血:为便血,妇科崩漏。

主肌肉:为消瘦,胭肉脱。

主四肢:为沉困无力。

开窍于舌:(1)湿阻为口淡,口腻,舌胖,舌苔厚。(2)湿热内蕴为口甘,口臭,口舌生疮生疳。

其华在唇:(1)脾虚为唇白:(2)脾热为唇绛,唇裂。

后夭之本:为食呆不化,泄泻不止。(小儿营养不足,体弱多病,称为后天失调;久病不能进食,称为后天绝)

经络循行部位:常见者,为髀痛。

与胃为表里:脾不为胃行其津液,为大便难。

与心肺相生:

(1)为火不生土,先有心阳虚,而后出现脾虚证;(2)土不生金,先有脾弱,而后出现肺虚证。

与肝肾相克:

(1)为木克土,先有肝气,而后出现脾不健运证;(2)土克水,先有脾实,而后出现肾虚证。

〔按〕《内经》

“脾苦湿,急食苦以燥之”;又:“脾欲缓,急食甘以缓之,用苦泻之,甘补之”。这是脾病用药的原则。脾主中气,体阴而用阳,阳气不运,最易湿阻,治法以温阳、益气及调中、化湿为主。

1.温阳:如干姜。

2.益气:即补中,如黄芪、党参、白术、山药、扁豆、红枣。

3.调中:如木香、藿梗、苏梗、砂仁、檀香。

4.化湿:如苍术、厚朴、草果、半夏、陈皮、佛手、茯苓、苡仁。

其他脾的症状,可适当地在这基础上加人主治药物,如:(1)泄泻:炮姜、肉果。(2)水肿:大腹皮、冬瓜皮、泽泻、车前、生姜皮。

(3)黄疸:茵陈。 (4)脚气:木瓜、槟榔。(5)便血、崩漏:阿胶、地榆、侧柏叶、灶心土。(6)脱肛:升麻、柴胡。(即升提)

四、肺

肺主气:

(1)气虚为呼吸短促,音低;(2)气壅为喘呼、胸闷。布津液:为口干,皮肤枯燥,痿躄。

司肃降:

(1)气逆为咳嗽、气喘。(2)伤络为吐血。

主皮毛:为多汗,易感冒。

开窍于鼻:为不闻香臭,流涕,鼻渊,鼻煽。

喉为肺系:(1)肺虚为失音。(2)受寒为喉痒、音嗄。(3)受热为喉痛红肿。(4)痰阻为喉如拽锯,哮喘。

上气海:气滞为胸闷、胸痛。

水之上源:肺闭为小便不利。

肺经循行部位:常见者,为缺盆中痛,肩胛连手臂痛。

与大肠为表里:肺津不布,为大便困难。

与脾肾相生:(1)为土不生金,先有脾弱,而后出现肺虚证;(2)为金不生水,先有肺虚,而后出现肾阴不足证。

与肝心相克:

(1)为金克木,先有肺实,而后出现肝气郁滞证;(2)为火克金,先有心火旺,而后出现肺热证。

[按〕《内经》上说:“肺苦气上逆,急食苦以泄之”;又:“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用酸补之,辛泻之”。这是治疗肺病用药的原则。肺的作用在气,气和则外护皮毛,内司清肃,津液输布,呼吸调匀,所以补气、肃气和生津为肺的主治。由于皮毛不固,外邪侵袭,容易引起咳痰,故宣肺、清肺和止咳化痰亦为重要治法。

1.补气:药如黄芪、人参、山药、冬虫草。

2.肃气:如苏子、白前、旋复花。

3.生津:即润肺,如北抄参、麦冬、玉竹、百合、燕窝、银耳、阿胶、梨膏。

4.宣肺:如麻黄、紫苏、荆芥、防风、桔梗。

5.清肺:桑叶、菊花、黄芩、蒌皮、石膏、桑皮。

6.止咳化痰:如牛蒡、前胡、紫菀、款冬、杏仁、贝母、马兜铃、天竺黄、竹沥、枇杷叶、海蛤壳、荸荠、半夏、陈皮、白石英、诲浮石、制南星、白果。进一步逐痰如白芥子、葶苈子、皂角、青礞石。

其他肺的症状,均可适当地在这基础上加人主治药物,如:(1)鼻塞流涕:辛夷、苍耳子、白芷、藁本。

(2)咯血:侧柏叶、茜草、山茶花、旱莲草、藕节、丹皮、仙鹤草、茅根。(3)失音:凤凰衣、玉蝴、蝉衣、胖大海。(4)咽痛红肿:玄参、山豆根、射干、马勃、挂金灯、藏青果。

五、肾(附:膀胱、三焦)

肾为水火之脏:(1)水指肾阴,阴虚为潮热,骨蒸,腰酸,膝耎。(2)火即命门之火,指肾阳,阳虚为畏寒,手足清冷。

藏精:为遗精、滑精。

主怍强、伎巧:为腰酸,脊不能举,迷惑善忘。

性寒:为畏寒,厥逆。

主钠气:为喘促,呼多吸少。

主骨髓:为骨痿行立无力。(齿为骨之余,为齿浮而长;脑为髓海,为头眩空鸣)

开窍于耳:为耳鸣、耳聋。

其华在发:为发脱。

腰为肾府:(1)阴虚为腰酸。(2)阳虚为腰背冷。

司二便:为泄泻,遗尿,尿频。

为先夭:指男子生殖系统,为阳瘘、精冷、无子。(小儿体弱多病,称为先夭不足;女子虽以肝为先夭,与肾亦有关系)

肾经循行部位:常见者,为腰、背、下肢沉重疼痛。

与膀胱为表里:气化不及,为小便不利。

与肝肺相生:(1)为水不生术,先有肾阴虚,而后出现肝血不足证;(2)为金不生水,先有肺虚,而后出现肾阴不足证。

与心脾相克:(1)为水克火,先有肾寒,而后出现心阳虚证;(2)为土克水,先有脾实,而后出现肾虚证。

附:膀胱(与肾为表里)

水府:(1)不利为癃;(2)不约为遗尿,频数,尿有余沥。(3)有热为尿黄赤,尿血,尿道涩痛。

气化能出:肾虚气化不及,为小便不利。

附:三焦(上连肺,下属肾)

司决渎:指水道,不利为水肿。

主行气:为胀满。

〔按〕《内经》上说:“肾苦燥,急食辛以润之”;又:“肾欲坚,急食苦以坚之,用苦补之,咸泻之”。

这是治疔肾病的用药法则。肾分阴阳,功能是统一的,且多出现相对的偏盛偏衰,故治法以滋肾和温肾为主。但不能绝对分开,尤其是补阳常在补阴的基础上进行。膀胱、三焦属腑,以通利为主,必要时通过命门来治疔,所谓气化。

1.滋肾:一般所说阴亏,多指肾阴,故滋肾亦称养阴,药如生地、熟地、山萸、黄精、龟板、枸杞子、女贞子、潼沙苑、桑椹子、牛骨髓、猪脊髓、鳖甲胶。

2.温肾:一般所说阳虚,多指肾阳,故温肾亦称扶阳,如附子、肉桂、鹿茸、巴戟夫、破故纸、益智仁、仙茅、胡芦巴。

3.利膀胱:即通小便,如茯苓、赤苓、猪苓、泽泻、车前子、冬瓜皮、木通、通草、蟋蟀。

4.通三焦:即行气法,如木香、香附、厚朴。

其地肾的症状和膀胱、三焦的症状,均可适当地在这基础上加人主治药物,如:(1)潮热骨蒸:地骨皮、白薇、银柴胡(2)腰痛膝软:杜仲、续断、狗脊、怀牛膝、木瓜。 (3)耳鸣耳聋:磁石、核桃肉、黑芝麻。(4)气喘:蛤蚧尾、五味子。(5)遗精:桑螵蛸、金樱子、莲须、芡实、煅龙骨。

(6)阳痿:海狗肾、仙灵脾、锁阳、蚕蛾、海马、蛇床子、非子。(7)小便不禁:复盆子、五味子、蚕茧。

六、胃(附:小肠、大肠)

水谷之海:为食欲减退,作胀。

宜和降:为泛恶,呕吐,呃逆,嗳气,中脘痛。

为阳土:为嘈杂,口渴引饮,诮谷善飢*,口臭。

胃经循行部位:常见者,为牙龈肿痛。

与脾为表里:脾弱为诮化不良。

附:小肠(与胃同为传化之腑)

主化物:为消化不良,腹胀,绕脐痛,肠鸣,矢气。

为火府:(1)受寒为寒疝腹痛;(2)蕴热为便秘、口糜。

与心为表里:有热为胸闷心烦。

附:大肠(与胃同为传化之腑)

主传导:为便秘、泄泻。

司魄门:指肛门,为痔疮、便血。

与肺为表里:便秘而胸膈满闷。

[按]胃与大小肠均传导化物而不藏,故治法主要和胃、疏肠。但胃为阳土,热证较多,热又易伤津液,同时大肠不固则大便泄泻,故清胄、生津和固肠亦为重要治法。

1.和胃:药如藿香、豆蔻、枳壳、半夏、陈皮、佛手。

2.清胃:如石膏、知母、滑石、黄苓、芦根、竹茹。(挟湿为湿热,与化湿药如厚朴、半夏等同用,称为清化)

3.生津:如石斛、夭花粉、麦冬,玉竹。

4.疏肠:即通大便,包括润肠如麻仁、瓜蒌仁、柏子仁、郁李仁;泻下如大黄、玄明粉、番泻叶;寒秘、虚秘用苁蓉、硫黄、巴豆,称为温下法;泻水用商陆、甘遂、芫花、大戟。

5.固肠:即止泻法,寒泻如煨姜、益智仁、肉果;热泻如黄连、白头霸、秦皮;夂泻干止用禹余粮、赤石且昌诃子、石榴皮,称为固涩法。

其他胃和小肠的症状,可适当地在这基础上加人主治药物,如2(1)呕吐:黄连、半夏、枳实、竹茹、吴萸、生姜。(用時*須*配合)。(2)呃逆:丁香、柿蒂、刀豆子。(3)伤食:六神曲、山楂、莱菔芋、焦稻芽、谷芽、麦芽。(4)里急后重:木香、槟榔、赤白芍。(5)便血:槐花、地榆、恻柏叶、赤豆。

上面介绍了脏腑发病及用药法则的一个轮廓。为了便于临床上参考,没有按照原来的脏腑表里来谈,同时重点说明它的相应病变,没有将症状完全罗列和加以解释。这正如我开场所说,仅仅是提要而已。

试引过去文献,《千金方》便是以脏腑类,论列病证方药;后来《沈氏尊生书》里的《杂病源流犀烛》,也是先分脏腑。用药方面,钱乙曾根据脏腑虚实立出补泻方剂,后来张洁古也发展成为《脏腑标本虚实用药式》。这些,足以说明研究脏腑发病及用药法则的重要性,但是并不简单。我所谈的偏重脏腑的性质、功能及其联系,关于病因方面谈得很不够。病因是发病的根源,研究脏腑发病不能离开病因。很明显,脏腑和病因各有不同的性质,在不同的脏腑固然能出现不同的病证,但在不同原因侵害下又有不同的变化。

所以从脏腑方面来研究发病之外,还必须研究内、外因的发病。我在本院第一期《学报》上所写的《辨证论治纲要》,提出了风、寒、暑、湿、燥、火、疫、痰、食、虫、精、神、气、血十四个纲,便是侧重病因联系脏腑,可以结合起来研究。由于脏腑发病与病因有密切关系,也常看到某一脏腑容易接受某种病因,或某种病因容易伤害某一脏腑,正如《难经》所指出的五脏正经自病:“忧愁思虑则伤心,形寒引冷则害肺,恚怒气逆、上而不下则伤肝,饮食劳倦则伤脾,久坐湿地、强力入房则伤肾。”所有这些问题,属于中医的基本理论,首先要比较全面地深入地学习,才能对脏腑发病触类旁通。

为此,如何来进一步研究脏腑发病及用药法则,我的意见必须在理论方面下一番功夫,最低限度应将《内经》重新温习一遍。比如:《素问·灵兰秘典论》(“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一节)、《六节藏象论》(“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其华在面,其充在血脉,……”一节)、《五藏生成篇》(“心之合脉也,其荣色也,其主肾也。……”一节)和《五运行大论》(“在夭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气为柔,在脏为肝,其性为暄,其用为动,……”一节)等,都是论脏腑的性质、功能、形象及其与体内体外的联系,熟悉以后,便能了解相应的病变。又如:《素问·宣明五气篇》(”心为噫,肺为咳,令人善怒,……”一节)、《至真要大论》(“诸风掉眩,皆属于肝;……”一节)、《阴阳别论》(“二阳之病发心脾,有不得隐曲,女子不月,其传为风诮,……”一节)、《灵枢·经脉篇》(“肺手太阴之脉,……是动则病肺胀满膨膨而喘咳,……”一节)和《本神篇》(“肝藏血,血舍魂,肝气虚则恐,实则怒。……”一节),都是论脏腑及其经脉的发病,还指出了它的传变。此外还有《素问·风论》、《咳论》、《痿论》、《痹论》以及《灵枢·邪气藏府病形篇》等,指出了脏腑的主要症状,都可作为参考。当然,其他文献也要阅读,而《内经》是最基本的一课,先把基本功打好,才能向更多方面吸收。

(一九六二年四月对北京中医学院第一届毕业生的讲稿)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