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在中医教育花了那么多钱,培养的却是西化的人才和中医掘墓人

0
196

目前中医教育中的问题

总体来说,目前的中医教育模式中还存在很多问题,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中医教育中的急躁病。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中医的培养不能只讲数量,更要讲究质量。学习中医必须沉得住气,定得住神,才能让学问生得了根。历史上没有哪一个中医大家能够脱离经典,可以有所建树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学习中医在经典上下大功夫是必不可少的,经典一旦通达,临床应用性课程的学习自然不会存在太大难度,这个本末一定不能倒置。然而目前,这种本末倒置的现象确实是存在的,而且很严重,以《黄帝内经》教学为例,目前中医院校《内经选读》的课时仅有50~70学时,对于学生奠定坚实的理论基础是远远不够的,更严重的后果是通过课程设置的指挥棒,使得学生们产生了学问上的急躁病,急于求成的心理一旦成为常态,毁坏的就是整个学科的前途。适应中医学教育的规律,以更多的耐心培养出一批真正能够治病的中医,应是今后中医教育中要迫切研究的课题。

第二,中医教育的单薄病。

东汉名医郭玉说过:“医者意也”,是指医疗行为中对医理的把握是决定疗效的最关键处,是医生适应不同患者、不同疾病的顶层设计方案,更体现出能够随缘就势的灵活性;换句话说,在中医治疗中,最难得的不是昂贵的药物和高精尖的仪器设备,而是能够通达事理的医生,历史上好的中医几乎都是不分科的,内外妇儿通治,膏丹丸散兼施,一个医生就是一所全科医院,其难得处就在于理法方药的一以贯之,能把具体治疗之后的深刻道理挖出来。然而,做到一贯实在很难,需要广阔的天地人三才视野,需要有博古通今的学识,尤其需要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积淀,才能厚积薄发,游刃有余。针对高层次中医人才的教育,一定要在理法上下大功夫,非常有必要多方面地加强传统文化、哲学思想的培养,以逐渐达到触类旁通的目的。“终日寻春不见春,芒鞋踏破岭头云;归来偶把梅花嗅,春在枝头已十分”,用这首诗来表达中医学习的曲折过程,可能最贴切不过了。中医学教育若画地为牢,仅仅把学习的范围局限在中医学、抑或医学范围之内,与中医学的整体观在根本上是相悖的,定然得不到很好的结果。

第三,中医教育的盲目病。

任何学问都有次第,中医学教育中首先要强调继承,然后才谈得上发展,没有继承妄谈发展,只会把自己的根越丢越远;也许有人会说:时代在发展,当然中医院校要开设现代医学课程,不能关起门来,闭起眼睛过日子,这是中医发展的需要,是国际文化交流的需要。这样的话看似有相当的道理,但我们不能想象没有中医魂的中医人,能够很好地与现代医学对话,能够向世界高质量地推广中医药文化,有谁曾见过母语不好的翻译大家?所以笔者认为中医教育中,首先要抓住自己的根,在学好中医的基础上,才可做适当的拓展,近代历史上那些成功的中西合参的前辈们,哪个不是首先具备了扎实的中医功底后,才向外延伸的呢?自己的阵地守不好,自己的本分事做不好,就去进攻别人的阵地,管别人家的事情,是注定要失败的。不能把中医培养成为这样一种状态,中医讲不通时就讲西医,讲西医时又说不透的四不像,自己对中医没有深入的学习,当然不会产生坚定不移的见解,自己都没有自信,怎能在其后的临床运用中,去说服他人。孟子曾说:“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先能自明而后人明,先能自信而后人信,这是一定的道理。

姜青松 四川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

我国中医教育培养的却是西化的人才和中医掘墓人

我们的中医教育花了多少钱,培养的是西化的人才,培养的是中医掘墓人。所谓的中医科研也是问题重重,据有关专家说,把解放以来中医科研的所有的课题加以梳理,中医科研花了那么多钱,真正属于中医的,能算作是中医科研的只占3%!

其他的都干什么了?只是验证对西医有什么好处。全都不是中医科研,而是研究中医。花了那么多钱,却没有在中医的发展路上做出成果。

什么是发展?就像金元四大家,他们就是在发展中医,他们在前人的基础上把《黄帝内经》、《伤寒论》的内容加以提高,将一个个当时的疾病攻克,一个个疾病谱解决。就像吴又可把温病解决得很好,在井里放药治流行病。相比之下,现代中医科研连这些都不如。

现代中医从理论到实践,从基础到临床,全都没有去好好研究,花了那么多钱却又干了什么呢?造成了中医“医教研药”全面西化的现状。历史上那么好的知识,比如五运六气却被当作封建迷信给扔了?!

我现在寄希望于《中医药法》,可是现在这个《中医药法》很不尽如人意,仍旧是挂着很多西化的东西,好在最近首长谈话不再提“中西医结合”了,这是真的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问题。

所以你要管理中医,不懂中医是管不了的。中医确实是很难,咱们平常讲执简驭繁,觉得中医是太容易了。我现在教你扎针,学上几针今天下午就可以给人治病,简单得一塌糊涂。

但是中医背后高深的理论和完整的系统,你要是不懂不可能成为一个好大夫,学个匠容易,学个医太难。因为中医要调整的是运动中的三个大圈子,人和自然的圈子:风寒暑湿燥火;人和社会的圈子:喜怒忧思悲恐惊;人自身的圈子:肝心脾肺肾。你要把这三个运动着的大圈子调和谐了,那真得有点本事。

所以每一个中医看一个病相当于撰写一篇文章,完全是一种精神高度集中地推理。所以当一个好的中医大夫,培养一个好的中医大夫,真是太难了,而现在恰恰是在这些问题上没有人管,政策扶持不到位。所有的《医师法》也好,《药品法》也好,嘴上喊着中西医并重,支持中医,实际上都在灭中医。​​​​

杏林堂主

谁是中医真正的掘墓人?

一.中医教育是失败的教育

(一)中医学的课程体系,没有突出中医特色
现在中医学的课程体系,仍旧是仿照西医学的教学模式设立的,基础理论课与临床理论课的脱节现象与重复现象共存;几经波折而勉强维持下来的中西医课时6:4的比例, 出现了面面俱到,不能突出重点、不能保持中医特色的弊端。

(二)中医教材,“一代不如一代”
1.现在中医所谓的六版规划教材,其错误和不当之处更是俯拾皆是,其“统编”、“规划”本身就说明仍旧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利用同一种一个或数个人一隅之见编写而成的统编教材,其结果按照一个模子克隆,如何体现中医特色,如何培养学生的个性,如何提高学生的创新能力。

2.六版中医的教材编写,将原本精炼简略的编得繁琐重复,将原本系统整体的割裂得支离破碎,内容惟恐不杂,种数惟恐不多,划分惟恐不细,其结果无非是版权页上的编写人数扩大了,印刷用的纸张油墨增加了,系统科学的联系打乱了,重复的内容更多了,而学术发展则被私欲扼杀了。这正是中医院校教科书“一代不如一代”的根源。

(三)中医思维方式的退化
1.宇宙是无限的,大千世界是极端复杂的,即使在有限的时空范围内,也包含着无限的多样性、层面性和可能性。这就决定了人类的科学认识活动和科学成果,包括基础自然科学,可能而且应当形成不同的科学体系。

2.中西医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思维方式同时灌输给学生,难免会产生顾此失彼或厚此薄彼 。结果,在中西医结合研究领域尚无突破性进展,没有找到最佳结合点的今天,将两种从理论构建、思维模式、学科形成、技术应用都全然不同的理论强行汇通,只能是汇而不通,结果是非驴非马。自清末西学东渐后众多有志于中西医汇通的前辈们的惨败,就足以说明此路不通。

3.在某种意义上说,西医在中医临床的介入,导致了中医临床辨证论治思维的退化。现代临床中医师往往被西医病名牵着鼻子走,一见到炎症,马上就想到清热解毒,一说是心梗,就益气养阴、活血化瘀。”这样的辨“症”论治,渐渐失去的是中医的精华。

中医学与西医学不是一个层次的医学 :中医学不是西医学低级的、形态物质结构层次的医学,而是更高层次的医学 。如果说中医学是人类认识的高峰,那么西医学是人类认识的初级阶段; 中医学更不是朴素自发的哲学,而是大道;中医学也不是经验医学,而是经过几千年检验的实践医学。 中医西化不过是一个阶段性误区,西学东归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四)中医研究生教育–“这些毕业出来的博士没有几个能看病的”
随着研究生教育的发展,以理论和实验见长的代表新时代中医形象的人才辈出,同时真正具备扎实的中医理论基础,又有丰富临床经验的中医临床医疗人才则越来越少。

1. 中医研究生教育的“硕士不硕”、“博士不博”
硕士或博士研究生在入校后,围绕其研究方向开设课程,依照其论文选题阅览资料,而在不到一年的以外语、计算机、统计学为重点的基础及专业课学习之后,就进入了选题、实验、做论文的程序,虽然部分经过短暂的临床实习,也多以西医为主,中医的理论知识及临床技能成了点缀。基础研究生或是临床研究生,论文也多以实验性选题为主,这既是一种导向,也是一种时髦。且由于资金等因素的制约,也往往是对某方治疗某病的机理进行浅尝辄止的探讨,实验的低层次重复、数据的随意改动、结论的苍白无力,使其成为一种无效的验证性研究,同样走在中医科研的误区中,对于中医的深刻内涵则不了了之。

2. 中医研究生教育的“中不中,西不西”。
从硕士研究生教育开始,中医理论的充实已经成为次要,如何运用西医学的理论来验证中医理论是否正确、如何通过实验来验证中药的有误疗效,成为研究生以及导师的学与导的目标,将中医这些不争的事实,在与中医证候风马牛不相及的所谓模型上,利用西医学研究领域一些已经过时或落后的生化指标,进行中药作用机理或者病症本质的研究,从一开始就走上了歧途,而正是这些被移植的标签性的时髦语言,被一些人们奉为高科技而津津乐道。因此由于这些原因,研究生教育层次越高,离开中医的特色就越远,一些颇有权威的中医老专家,甚至说“中医研究生教育只是培养了大批为小老鼠治病的医生”。真正意义上的中医,就这样慢慢地被蚕食了,其被取代的命运也为时不远。

3.中医界不研究经典而研究“新三论”,搞动物实验蔚然成风。在中医药高等院校,除了文献专业,中医的硕士、博士不做动物实验就不能毕业,而某些从不看经典,连《内经》篇题都读不通,《伤寒论》有多少条都不知道的中医博士,只要英语学得好,实验做得符合“现代化”方向,照样“进军”博士后,成为中医与现代科学结合的“顶级”人才。失去了中医理论根基的“现代化”,犹如无源之水、无根之木,怎么会有生命力?!

4.我们的教育花了5年时间,或者8年时间,如果再读博士,那就是11年的时间,尽管花了这么多时间,可是相当多的人对中医还没有一个基本的信念,也就是说,我们相当多的本科毕业生、硕士毕业生、博士毕业生还没有入中医的门。如果从教育的角度来看,这应该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因为我们花了那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花了那么多的时间,搞这么一门教育,而最后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这难道还不足以发人深省吗?”

5.刘力红教授还谈到:“在中医博士里,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看中医经典了。如果哪一位博士的案头放上一部《黄帝内经》,那是要被笑话的。博士的案头都是些什么书呢? 都是分子生物学一类的现代书。博士这个群体无疑是个高层次的群体,所以读些现代的书是理所当然的。但是作为中医博士为什么不愿读中医书尤其不愿读经典呢?我想答案只能有一个,就是在他们的心目中,中医只不过如此,经典只不过如此。”

6.全国著名老中医、上海中医药大学的裘沛然教授(以下简称裘老)毫不客气地指出:“现在中医院校的老师和学生对中医没有信心,就是因为没有学好中医,对中医学的精髓一无所知。其实,西医治不好的病,中医治好的很多。中医教育落到今天这样一个局面,实际上是自己不争气。本来,中医院校教育的目的是要培养高级中医师,最低要求是培养出合格的中医师。可是现在,中医院校培养不出来合格的中医,培养出来的中医简直就是废品,连庸医的水平都达不到,庸医也还是要懂一些中医的汤药方剂,可现在培养出的学生对中医的理法方药根本不懂。这是中医教育很大的失败。。

7.“这些毕业出来的博士没有几个能看病的” 广东省中医院的一位师承弟子难过地告诉记者:“前些日子,别人委托我看了一些博士生答辩的论文,我说不出话来。我只能说这些毕业出来的博士没有几个能看病的。这是铁一样的现实!中医的教育是失败的。”

8.全国著名老中医、湖北中医学院的李今庸教授(以下简称李老)告诉记者:“中医药学的生命是临床疗效。一些人以牺牲中医临床疗效为代价,来换取对中医药学发展毫无裨益的动物实验结果,培养的博士生不能用中医思路看病,因而不愿看病,还名之曰‘研究型人才’。”

9.“硕士、博士论文的数据大多是假的”
上海中医药大学的一位博士还谈到一种可怕的现象:“更为严重的情况是,现在硕 士、博士论文的数据大多是假的。没有人敢保证自己的论文没有水分,水分太大了。”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一位博士也告诉记者:“现在大部分硕士、博士的论文数据是造假。”

那么,中医院校的硕士、博士们为什么要给论文编造假数据呢?

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一位学友告诉记者:“几千年来,中医都是从临床实践中发展起来的。可是现在中医界讲究用实证科学的方法和手段验证中医,行不行得通呢?行不通。可是现在的情况就是行不通还要行。那么学生怎么办呢?只好造假。”

来自美国的留学生李博安谈到:“中医界硕士、博士的这种严重的数据造假现象,和中医政策的导向有关系。政策导向就是要求中医研究生的实验结果必须是阳性的。这对中医界影响很大。因为在学校和医院,不管是升级、升职,还是申请经费,如果实验结果不是阳性的,就很困难。”

作者:杏林堂主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