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教育为什么西医化?

0
237

中医教育面临的问题 

目前的中医教育,笔者认为面临以下问题:

1、在学校里考试个个优等生,真正面对病人时,无从下手,不会治病;

2、从业十余年,仍有很多病看不了,有的只是少部分偶中的病例经验;

3、有了经验,自以为这个经验很成熟了,照搬到其他病人身上,很多时候又不效,这让中医饱受诟病;

4、等到能有效地处理临床常见病,已经是从业20年,甚至是30年后了。

以上说的情况是相信中医且愿意毕生从事中医事业的学生的成长经历。但我们看到的是,更多的中医院校培养出来的人转而从事了“举着中医的旗,做着西医的事”的职业,更有将近一半的人彻底摆脱与医学相关的行业,而转身投入了其他的行业。到最后,可能最多三分之一的人真正毕生从事着中医的事业。这个现象背后折射出来的是中医教育的失败——因培养出来“不会看病的医生”而彻底对中医失去信心。

所有的医生都是为了治病,减轻患者的痛苦。不管是中医教育也好,西医教育也好,在基础知识学过之后,临床课程是联系基础知识和临床的最重要的纽带。即通过临床课程的教育,学生可以把基础知识与活生生的病人所患之病联系在一起。即使对照着书本,也基本可完成对一个病的初步判断并做出相对正确的处理。因此,基础课程中基、中诊、中药、方剂中所学必须与临床课程紧密结合,但我们目前的中医教育体系中设置的临床课(内、外、妇、儿各科)存在以下问题:

1、课程教材中所选的方相当大一部分非方剂学课本中所纳入的方,给学生及老师在教学过程中造成困惑;

2、课程与临床相差太远,对着书本学生经常会觉得四不像,有时即使看上去很相似,把课本中的方法搬上去却效果不佳;

3、不仅学生存在这样的问题,上课的老师也不能很好地完成基础知识到临床真正有效的转化。

因此,这让学生变得很迷茫:花了很大精力去学的知识不管用,前辈的经验告诉他前途很悲观。这说明我们的课程设置出了问题:临床课程不贴合临床。

中医师 苏巧珍

中医教育为什么西医化?

1980年后,随着西医在中国的根基越来越稳,“西医才是科学的医学”得到了大多数人(包括医学专家、普通老百姓和医学专业的学生)的认可,这也使得中医教育不得不发生改变,走向了中西医结合的教育。

首先,此时中西医结合教育的主力军是来自西医学习中医班中优秀的完全接受西方医学培训的中国人,他们自学医开始接受的就是西方医学的教育体制,具备的也是西方医学的思维方式,所以必定在他们的思维中是重西轻中的,甚至完全是西医的,虽然经过了两年时间学习中医,但是由于中医的博大精深他们不可能在两年内掌握,所以他们在治病或者教育时绝大部分采用的西方的思维。

其次,这些中医教育的传授者不再用西医的理论为中医辩护,他们认为判断中医是否是科学的必须要经过现代医学方法的检验,而不再象之前的中西医汇通的传授者,他们始终认为中医是科学的,用西医去为中医做科学的解释仅仅是为了获得政府的支持或者完善中医的体系;再次,就此时的大学课程来说,将中西医课程分幵讲授,互不干扰,但是在评价体系,教学内容,教学方式、考核方式上越来越相似于西医。

比如现在南京中医药大学的中医系就对中医学专业进行了详细的分类,包括中医学,中医学(中西医结合五年)和中医学(中西医结合七年)、中医学(临床医学),研究生有中医学内科方向),中医学(妇科方向)等。

最后,在中医学专业内,不仅加入了很多西医的课程,要求学生了解西医的方法理论,培养出中西医结合的高级专门人才,而且在中医院校中一一如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的学生需要通过小白鼠进行中医药的实验,比如在测试中药麻醉效果的实验中,就是通过观察小白鼠在中药麻醉前后的不同反应,来检验其效果的。

网络作家 铁血击空

近代民办中医学院

辛亥革命以后,随着西方思潮的涌入,中医界有志之士亦开始筹办现代教育模式的中医学校,当时的大儒章太炎就曾任苏州国医学校名誉校长,并撰写了大量文章倡导国医改革、兴办中医教育。

当时创办的较为著名的中医学校有松龄医学堂,是由出身中医世家的徐润之创办,当时徐润之就意识到中西医应该互为补充,因此其办学方针是“创办中西医学专门学校”,所聘请的老师也“兼通中西医籍”,这大概是我国最早的中西医结合学校,因年代久远,其所用教材已难查考。

一些医药公司也开始创办中医学堂,如1915年由浙江药业公司创办的浙江中医专门学校,校长是当时的名医傅园,并亲自授课、编撰讲义,由于讲义是由个人编写,因此带有很强个人色彩,如《众难学讲义》、《园医案》、《园医话录》。该校后来因日寇侵华而停办,共招生20个班,毕业425人。

而其它诸如温州国医学校、宁波中医专门学校等,所用教材皆为通俗的中医典籍著作,如《伤寒来苏集》、《温病条辨》、《世补斋医书》、《医宗必读》、《辨证奇闻》等。吴兴中医补习班还讲授《古文观止》等国学经典。

当时的中医教育事业以浙江最为旺盛,虽然后来大多学校都因战乱而停办,但已经培养了大批中医人才,建国后国家创办中医药大学,各校教授均有来自浙江的名医。

建国后的中医教材

建国以后,中医药高等教育逐步迈入正轨,于1956年建立了四所中医类高等院校:北京中医药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广州中医药大学,分布在祖国的东南西北,后来人们习惯的将这四所学校称为“中医老四校”。

既已建立起中医药高等教育体系,学校所用教材就不能再如以前一样各行其是,目前中医药大学里所用教材已经到了第七、八版。

中国中医药出版社的一名老编辑王主任对建国后的中医高等院校教材使用情况较为熟悉,她说:“由政府相关部门出面组织编写的教材,才能纳入中医教材的正轨版次里面,现在教材放开了,很多出版社都在做,但是不能都列入中医教育发展规划的教材里面。”

第一版中医教材是人民卫生出版社做的,由于当时经验缺乏,重视不够,而且处于困难时期,王主任说:“第一版教材印刷出来后,纸张很脆,印刷质量也很不好,当时卫生部领导看到这版教材后意见很大,就开始筹备第二版教材的编写,改为上海科技出版社来做。”

二版中医教材投入了很多精力,组织了许多著名专家参与,当时那批老专家都有很深厚的文史底蕴和丰富的临床经验,教材内容字斟句酌,文字古雅精炼,并且确立了中医教材的基本体系,在目前所有版本的中医教材里面,二版教材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教材。

随着中医医院的建立,中医面临着新的社会适应问题,不论是在管理还是在临床上,中医医生都需要补充新的知识,从三版教材开始,西医课程开始引进中医高等教育里面。

到了四版教材时,西医内容已经基本确立,而且中医的主干课程也已经固定,中医的教材内容也更加系统化。然而由于当时赶上了十年浩劫,大学教育几近停滞,中医教育也受到了冲击。

文革结束后,高等教育恢复,如何发展中医教育成为摆在中医人面前的首要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1982年4月16日至22日,在湖南衡阳召开了建国以来首次全国中医医院和高等中医教育工作会议,这次会议对中医的发展影响深远,《全国中医医院工作条例》(试行)就是在这次会议上制定的。中医五版教材的编写就是在衡阳会议精神的指导下编写的。

王主任介绍:“五版教材用了近20年,内容非常好,后来六版教材出来后,有些学校还是觉得五版教材好,部分课程依然采用五版教材,六版教材有些内容很好,但有些就有点离谱了,《中医基础理论》后来又进行了重新修订才使用。”

中医高等教育第七版教材由王主任调入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后由中医药出版社负责出版,之前王主任在人民卫生出版社工作,对于教材的编写已经十分熟悉。

她主持出版第七版教材时对全国各个中医院校进行了调查,摸清了中医院校中的专业和课程设置,并且在教材主编的选拔上不再直接指定,而是在全国进行公开招标,编委人员也尽可能的让更多的学校参与进来,避免学术的近亲繁殖,并且确立了教材由学会主办、院校联办、出版社协办的编写方针。

为了使中医教材内容精练、与教学课时进度相适应,王主任在主持教材编写工作时一直强调教材起的是中医基础教育作用,要使学生能够打好中医“三基”基础,编入教材的内容是让大家都能接受的公认观点,不能一个人说了算。

为了保证教材的质量,王主任制定了很多细节原则,如编委人员的选择标准:教学经历、教学水平、专业能力、合作精神、民主作风等,编委人员一定要能身体力行,不能让学生代做,每一本教材都要有一个责编负责,最终经过三审才能过关等等,所有这些细节规定为中医教材的水准提供了有力保障。

然而,中医教材是一块肥肉,而且现在国家为了使教材市场更加繁荣,放开了教材编写的管理,各出版社都能进行教材编写工作,并且学校的教研室主任有自主选择教材的权利,虽然形成了市场的竞争机制,但同时也使一些质量不高的教材进入了教育领域。

睿汐,资深媒体人

世上最奇葩的中医教育

世界上任何一门技术,通过大学几年专业的学习,基本上都能够掌握,并应用于实践。唯有中医,大学、硕士、博士连续十几年学习,出来却连最简单的疾病都不会治,更有甚者,很多人还成了中医的掘墓人,反过来反对中医,他们就是中医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怪物。

可这就是这样一群不懂中医的人,却持有国家的执照,代表中国“最正宗的中医”,占据了和中医有关的所有岗位,如中医院,中医学院,中医的管理部门,也正是他们对中医的代表,让中医名声扫地,它们对中医的破坏,比整个西医系统还要厉害,因为他们会让真正的中医彻底地绝灭,让百姓们对中医彻底地丧失信心。

中医教育到底怎么了?让我们从中西医的区别看看就知道了。西医讲究的是机械对应,学起来相当容易,只要死记硬背就行,至于技术,多熟练操作几次就够了,再笨的人也能够学会。可中医呢?它讲究的是一人一方,至于要用什么样的方子,它的种类就太多了,首先它有两大类,一类是细胞的功能亢进,一类是细胞的功能低下,它们的治法完全相反,其次,细胞功能亢进和功能低下程度的不同,治法也完全不同。比如,大寒就要用大热的药物,小寒就要用小热的药物,而且还有量上的不同。这样一总结起来,西医的一个病,一个方法,在中医这就要从无数个病因当中寻找那唯一正确的病因,难度之大就可以想象了。

显然,学习中医就要用符合中医规律的方法,用西医式的教育方法是教育不出来好中医的!可看看我们的中医是怎样教育的?

先看看教材。恐怕大家想不到吧!中国60年来各级中医药大学采用的各种中医教材,全部是西医编写出来的。表面上用的是中医的词汇和术语,但是内在的思维方式,以及对这些术语理解的方式和解释概念,都是西医系统的。入门就错了,怎么可以学会真正的中医呢?

当年的编者之一张大钊写的回忆录,说明当时的编写情况:“1962年我在西医学习中医班毕业,就参加了当时卫生部主管中医工作的副部长主持的全国中医学院第二版教材修订会议;最后指派黄星信,曹鸣高,金寿山和我四个人一起在上海编审整套教材,1964年全套18本全部出版,成为内地和海外中医学院的主要教学课本。由于课本上印有我们几个编者的名字,因此我们几个系统学习过中医的高级西医的名字,在海外就有了很高的知名度”。

大家知道张大钊编写中医教材时有多大吗?他1956年西医毕业,编教材时只有20多岁,只是简单地上了一个“西医学习中医培训班”,就被卫生部主管部长指定去编写“全国中医学院通用教材”来“系统培养中医人才”?这种近乎小孩子办家家一样的做法,还敢大面积全国铺开大干,瞎干的“教育模式”,大约就只有中国敢做吧?

再看看课程安排。为了执行国家“中西医结合”的大政方针,西医专业的学生不必学中医,但是中医专业的学生都一定要学西医。因此课程安排上中医课程和西医课程按比例设置,大致上“基础课”40%的内容是西医的,专业课30%的内容是西医的。加上中国的大学大约有三分之一强的课程是要上各种政治课的,再加上很耗精力的英语课;这样学生四五年的中医学院读下来,到底有多少时间在“学中医”呢?这样的中医大学毕业出来后,自然是个不中不西的废品,当然连“庸医”都赶不上了。(参考材料:某中医药大学本科生培养计划中,中医专业的课时仅占33.86%,西医课时则占39.38%,英语、计算机等公共课占26.76%。中医经典基本不认真学习,中医研究生则忙着搞“动物实验”等现代医学项目)

而国家管理中医的领导们呢?明明知道这些教材和教纲是瞎编的,这种教学方式不可能教育出真正的中医;但是,政治高于一切,明明知道是错的,也不会有人敢于提意见!反正又不是自家的事,都是“给国家办事”,得过且过,于是大家就这样一起混日子,一直混到了今天,创造出中医学院60年来根本就没有培养出什么中医人才的伟大光荣正确的现代教育记录,只培养了大批的“中医掘墓人”,而且看样子还要继续下去,中医学院依然在“误人子弟到永远”。根据这些教材改遍的“新教材”依然在使用。

再看看师资。最早的中医教育,还能够不拘一格降人才,把有丰富临床经验的民间中医请来教授中医,他们医德、医术都很好,足以跟西医拼个高下。但是,这批人当年在“体制中”,无法施展自己的真正本事,更无法把自己的真正本领教给后人。现在这批传统中医老的老,死的死,现在中医学院里面剩下来的执教老师和教授,全都是建国后“西医学中医”培养出来的“人才”,他们既不懂临床,也不懂真正的中医理论,只会死记硬背一些西医编写出来的教学内容。让他们教中医,就象是让鸡子来教鸭子游泳一样,最终鸭子不但没有学会游泳,反而连走路都不会了,变成了非鸡非鸭。

中国的中医学院,就是专门培养这种四不像的“中西医结合”人才的。他们不懂真正的中医,也不懂西医,不会用西医治病。因此,最终就成了“大病治不了,小病治不好”的中医人才。中国的各级中医院里,就挤满了大批连个小感冒都治不好的“中医师”。中医之所以被国民抛弃,就是因为他们。

中医真的学起来很难吗?其实一点都不难。有好老师带的话,半年左右就可入门,四五年的积累,就可以当上医术很不错的中医,对很多常见病就可以“应手而除”了。至于要成为一代名医,就要看本人的造化了,有可能一辈子都当不成,关键在悟性。

他们都是怎样学中医的?基本上都是从中医的基本经典入手的。如《黄帝内经》,《针灸大成》,《伤寒论》,《金匮要略》等。有基础后,就需要在临床实际医疗中不断学习和参考历代医学名家的各种医学典籍和经方验方,如《景岳全书》等医家经典,积累经验。这些流传至今的医书,每一部都是当年最有水平的医者呕心沥血,总结一生从医经验后写出来流传后世的。比今天中医学院里面采用的这种由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用“多快好省”的大跃进手法编写出来的,必将遭遇千古骂名的“国家中医统一教材”不知道高明多少倍!

可我们的中医学院呢?中医学经典在这里竟然成了选修课,原因很简单,中国的文言文教育太差了,导致中医学院的学生普遍看不懂古医书。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民间中医学习中医,是因为兴趣和生活的压力,无论它再难,也会用心学下去。而中医学子们既没有生活压力,也没有兴趣,唯有大学、硕士、博士毕业找一个好单位的目标!如此地学习中医,有可能学好吗?

或许我的评价有点不尽人情,那就让我们引用几个德高望众的中医大师公开发表的言论吧:

焦树德,邓铁涛老中医说:中国几十年没有培养出真正的中医。

裘沛然老中医说:“国内中医院校培养不出来合格的中医,培养出来的简直就是废品,连庸医的水平都达不到;庸医也懂一些中医的汤药方剂的。可现在培养出来的学生,对中医的理法方药根本不懂,这是中医教育很大的失败……中医教育已走入歧途”。

中医是国粹,中国传统文化最集中的代表,本应该人人都懂!可是,这样极为简单的中医教育,我们国家花大钱建立了的各级现代化的中医大学,居然连一个像样的中医师都培养不出来,60年来把大批的年轻人送进去,却走出来一批连庸医都不如的“废柴”,把个中医教育,玩得如此弱智和可笑,这个教育系统的确“太有本事”了。

今天的中医界,恐怕对中医有真正传承的只有在民间,可就是他们,国家也搞了一个《医师资格法》几乎把他们一网打尽!即使有少数漏网的,也都是非法行医成长起来的。可以这样说,中医目前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了,再这样教育下去,恐怕中医真是就要成为古董了,所谓的发展中医,也不过是用西医的思维和方法,甚至用吃西药,打吊针来“发展中医”了。

赵伟民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