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所中医药大学被除名,澳洲中医会受影响吗?

0
391

中国教育部确认,北京中医药大学、上海中医药大学、天津中医药大学、辽宁中医药大学、贵州中医药大学、山西中医药大学、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云南中医药大学,这八所中医药院校不在变更后的《世界医学院校名录》中。

澳大利亚是中国以外开展中医药最早的国家。这次“除名事件”对澳洲中医会有什么影响呢?

西悉尼大学科学与健康学院副院长、中澳中医中心主任朱小纾博士介绍说:“目前来看,这一事件对澳洲中医没有影响。但是对于来自那些大学的毕业生来说,想考澳洲的西医专业就不可能了。”

据了解,澳大利亚中医师和针灸师的注册标准有教育背景和临床经验两种不同的划分。按教育背景注册的标准曾在2014年发生过一个重要的变更。新标准规定,只有澳大利亚认证的几所大学的中医药课程毕业生才能直接获得注册。目前得到认证的公立大学有三所,分别是西悉尼大学、悉尼科技大学和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明年依然招生的公立大学只有西悉尼大学和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从中国中医院校毕业的学生只在2012年至2014年间短暂地获得过直接注册的资格,2014年之后就不能从教育背景的渠道直接获得认证了。

也就是说,“八所中国的中医药大学被世界医学院校名录除名”一事对澳大利亚中医师和针灸师的认证影响不大。因为早在五年前,这些院校的毕业生就已经无法凭学历在澳洲获得中医师和针灸师的直接认证了。

目前,包括南京中医药大学在内的其他几所中国的中医药大学依然保留在世界医学院校名录上。外界有猜测说,可能是因为这些院校同时开设有西医课程的缘故。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看的话,澳大利亚目前依然招收中医专业的两所学校不会有被除名的风险。

摘录自 SBS Wei Wang22/11/2019的报道

全澳中医诊所逾2500家

立法对于中医发展到底有什么实际效果呢?早在维多利亚州中医立法后3年,据有关部门调研时发现,中医从此越来越被澳大利亚人所重视,中医门诊量相对过去大幅增加。

澳洲北京同仁堂在悉尼、布里斯本和墨尔本开设5家连锁中药店。据调查,在澳大利亚约有40%的病人寻求非西医治疗,而在这些人当中,80%以上的人都是寻求中医治疗。立法后,目前已有多家保险公司承保中医治疗保险,包括诊费和针灸费,治疗者可按比例由保险公司偿付在中医药方面就诊、吃药的费用。这是中医立法通过后,中医药在西方社会取得合法地位所发生的巨大变化。

中医同西医一样,具有平等的法律地位。最早实施的维多利亚州中医药监管局负责对中医师(包括:中医师、针灸师、中药配药师)进行登记、评核、注册,处理相关投诉及对某些含毒成分的中药进行把关,为各大学中医系制定和批准课程大纲等。3年中有829人申请注册中医师,646人获得批准。广州、南京等国内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在那里找到了发展的新天地。而许多当地的中医师,也回国内的中医药大学深造,甚至拿了博士学位。

在高等教育方面,公立大学的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西悉尼大学、悉尼科技大学,还有三家私立大学都成立中医药研究所或者中医部,开设本科及研究生的正规中医课程,其学历被澳洲中医局承认。

张翼会长说,联邦立法以来,中医的经营有严格的规章制度管理,比如药店必须配备配药师,一些有副作用或者保护动物的药材不可以用。还有,过去出现医疗事故是民法处理,现在可能涉及刑法。

2015年10月,全澳注册中医师和针灸师是4494人,其中针灸师为1688人。

名正而言顺,与西医展开竞争

谈到中医在澳洲立法,墨尔本平安中医诊所主任中医师李跃平认为,最重要的变化是有了严格的入门门槛,具备相应资质的人需要注册才能成为合格的中医生。而在以前,有些人可能在中国读了一个培训班、或者跟师傅学了三个月、或者说有祖传秘方手艺,到澳洲后也自称中医生,也开诊所,也给人针灸按摩,“好像谁都可以做中医,其实是良莠不齐,不能保证是规范的。但立法后,整个行业有了规范,需要学历、语言上达到要求。

所谓“名正而言顺”,中医立法后,中医的地位得到承认,也提升与西医的竞争力。“注册后,我们是一个‘doctor’,可以理直气壮和西医进行竞争。而在之前,中医更多可能被归为理发、纹身一类,而不是医疗行业,是不能开病假条的。”墨尔本平安中医另一位中医张医生如是说。

然而,澳洲对中医、中药师进行全国注册管理,也引来中医业界的质疑,有些人认为其实是给行业套上了“紧箍咒”,尤其是2015年7月1日起,资格认证更加规划和严格,包括英文雅思成绩7分、有澳洲中医委员会承认的学历和培训资格、以及5年以上的从业资历。

对此,被称为澳洲中医立法之父、现任澳大利亚全国中医药针灸学会联合会会长林子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立法原则上来说,澳洲中医地位是可以说是全世界最高,因为立法后中医和西医在法律上是平等的,而澳洲联邦政府、卫生管理部门对中医的看法也很理性,说明中医立法后行业前景获得正确的发展势头。林子强认为,中医立法重要又必要,它不但保护了中医师正当行医的合法地位,更重要的是保护了公众的健康权益,注册中医师不可随意进行不实宣传和不道德行为,澳大利亚民众心中逐渐树立起中医师的正面形象,建立起医患之间的相互信赖。

质疑中前行,喧闹中进取

李跃平医生的中医诊所,就开设在墨尔本一社区的Medical Central里面,这意味着对中医的一种承认,也有利于本地人尤其是洋人产生“直觉”:是规范的诊所和医生,具有可信度。“这在立法前是不容易的。”李医生说。

中医的治疗越来越被肯定,据澳洲有关部门调研时发现,立法后,中医门诊量相对过去大幅增加,在澳大利亚约有40%的病人寻求非西医治疗,而在这些人当中,80%以上的人都是寻求中医治疗。目前已有多家私人保险公司承保中医治疗保险,包括诊费和针灸费,治疗者可按比例由保险公司偿付在中医药方面就诊、吃药的费用。

在高等教育方面,公立大学的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TI)、西悉尼大学、悉尼科技大学等以及三家私立大学都开设本科及研究生的正规中医课程,其学历被澳洲中医局承认。

据悉,中医在澳洲的就业前景不错,不断吸引着不少人才投入中医行业。据去年底的统计数据,目前全澳注册中医师和针灸师是4494人,其中针灸师为1688。从年龄上来说,以35-55岁的中青年为多。

而有数据显示,目前澳洲全国约有5000家中医及针灸诊所,每年门诊人数至少有280万人次,其中约80%就诊患者的母语是英语。一般中医诊所的针灸费用大约40—70澳元/次,中药开方费在25—45澳元之间,一副付中药的价格在10—15澳元之间,如果医生效果好,病人回头率高可能收入就非常可观。

内外困局,业界盼纳入全民医保

说到中医,居住在墨尔本的本地人Emily表示很难接受,因为她听朋友说过中药很苦,但她却对于中医上的针灸、拔罐、按摩等却不太清楚,并不知道这些也属于中医治疗方式。

另一位中医生韩先生认为,像Emily这样的西方人其实并不少,他们对中医的认识比较片面,认为中医可能只有一种或两种治疗方式,如中药、如针灸,并不知道中医还有拔罐、推拿、刮痧,更不知道中医治疗的整体观、辩证观。“实际上,在澳洲就连华人对中医也不一定了解地很全面,更不用说洋人了。”

中医在澳洲虽然已经立法,但不少人认为要得到主流社会的广泛认同尚需时间,除了西方人对中医的认识普遍不足,中医也有自身发展的原因。林子强透露,业界也有观点认为,不少师傅带徒出身的中医,延续了很多传统中医观念,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反而有些治疗方法结合了西医经验,显得“不上不下”,疗效也大打折扣。这让业界担心,如果中医完全根据西医标准来衡量和发展,前途令人担忧,“这也是中医目前的困局。”林子强说。

而另一个更关乎澳洲中医生贴身利益的问题是,中医尚未纳入澳洲国民医保(Medicare)。“澳洲人看西医,看病买药时由 Medicare 保险报销全部或者部分医疗费用,病人最多给一个差价,”李跃平说,但中医目前还不属于Medicare的范围,病人需要自己掏腰包。而一些私人补充医疗保险,可以报销中医治疗费用,但也属于有限度有条件的报销,如每年有一定的限额。对于中医生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西医和中医成为相对独立的治疗系统,都被Medicare承认,患者可以自己选择。

对此,林子强表示,澳洲最早是维多利亚州在2000年对中医立法,属于局部立法,逐步推进到全国,用了12年的时间,到2012年才实现全澳立法,现在虽然过去了4年,但中医还是一个“小孩子”,要实现和西医一样的福利,还需要逐步推进。“要知道,目前连牙医都没有Medicare,可见立法仅是第一步,只有中医注册被承认,才有可能争取下一步,欲速则不达。”(裴静怡)

摘录自 侨报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