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医书之祖《黄帝内经》

0
306

《黄帝内经》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医学典籍,是医书之祖,为中医学理论体系奠定了基础,对后世中医药学的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指导意义。

《黄帝内经》包括素问和灵枢两部分,包含丰富的思想内容和科学方法。主要分为道生、阴阳、色诊、脉诊、藏象、经络、治则和病态八大类。

《黄帝内经》与《易经》里所说阴阳五行的道理是一致的。天地之道,以阴阳二气而造化万物;人生之理,以阴阳二气而长养百骸。我这里漫谈的思路是从天地人到生老病死的过程。

宇宙人生,世间万物,种种变化,虽无穷无尽,其本总不离阴阳。阴阳之用,总不离乎水火。天地生万物,水火最为先。所以天地之间,无非水火相克相生之用而已。人身亦一样,肾为水,心为火,心肾相交,水火相济,一升一降,循环往复,人生乃立。

黄帝说: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脑髓生;骨为干,脉为营,筋为刚,肉为墙;皮肤坚而毛发长。谷入于胃,脉道以通,血气乃行。经脉者,所以能决生死,处百病,调虚实,不可不通。

《黄帝内经》说,人的十二条经脉,隐伏在体内而运行于分肉之间,因为隐藏得比较深,所以看不见。我们常看见的,只是手太阴肺经在经过手外踝之上气口部分,这是由于该处骨露皮浅无所隐蔽的缘故。其他各脉在浅表而经常可以见到的,都是络脉。饮酒的人,酒气随着卫气行于皮肤,充溢络脉,络脉先盛。而当卫气平,营气盛,经脉也会大盛。所以,“脉之猝然动者,皆邪气居之,留于本末;不动则热,不坚则陷而空,不与众同,是以知其何脉之动也”。

岐伯说,人的精气,来源于饮食。当五谷入胃,其精微先传给肺脏,然后五脏六腑都接受了营养。其中清的称为营气,浊的称为卫气。营气行于脉中,卫气行于脉外。“营周不休,五十而复大会。卫气行于阴二十五度,行于阳二十五度,分为昼夜”。中午阳气最盛,半夜阴气最盛。到夜半,营卫之气始相会合,这是人们都入睡,这叫合阴。到黎明阴气衰尽,而阳气又受气而起了。这样循环不止,与天地日月运行的道理一致。

世间至理,阴与阳之性并不是互相排斥的。阴中含阳,阳入阴中。水在人身虽属阴血,但个中有真阳在。阳盛则阴亦盛,但阴盛者,阳必衰。阳虚则外寒,阴虚则内热,阴盛则内寒。由此我们可以悟出用药必扶阳抑阴。

黄帝问:“血和气,名称虽不一样,其实是同类,这是为什么?”岐伯回答:“营卫者,精气也;血者,神气也。血与气,异名而同类。所以,失血过多的人无汗,流汗过多的人失血。失血和流汗都会导致死亡的。”

气血是一对阴阳。气无形而寓于血之中,血有形而藏于气之内。气能统血,血是由气来推动的,流通于全身,行血的过程中能生血。我们的血肉之躯,全赖真气的运行而立命。

因为肾中真阳升发,能使水上交于心,心中真阴能使火下交于肾。气血循环,周流不息,水升火降,阴平阳秘,使人身体健康,心智焕发,都是水火互济交融,一升一降,往来不穷,性命于是乎健立。

黄帝问曰:何谓虚实?岐伯对曰: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帝曰:虚实何如?岐伯曰:气虚者,肺虚也。气逆者,足寒也。

黄帝和岐伯的对话,将种种高深的医学道理用简单易懂的言语表达出来,明明白白,坦坦荡荡;语气又是那么的坚决、恳切,而不可争辩。这给了后世学者无限的信心。

后世医家在《黄帝内径》的基础上,有了六经辨证之说,逐步建立了中医学的阴阳五行学说、藏象学说、脉学、病因病机、病症和治法,以及养生学说等,进而加深了对人体生理、病理、诊断和治疗方法的认识。

佛家和儒家、道家都讲到天人合一的道理。人类是大自然的一部分,人与自然合一、和谐就是天人相应。《黄帝内经》说:“人与天地相参也”,说的就是天人相应的道理。

《黄帝内经》说,人生于地,悬命于天,天地合气,命之曰人。所谓“道者,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这是说人的生命来自于天地,人类是大自然的子女,我们仰观天文、俯察地理,顺应自然环境的变化,过自然朴素的生活,就可以获得身心的健康。

黄帝问岐伯:人的头面和身躯,都是由筋骨支撑的,由气血滋养。当天寒地冻、滴水成冰的时候,如果我们感受寒气,手脚就会瑟瑟发抖,甚至难以动弹,可是我们的脸部却不用衣服裹着,这是什么缘故呢?岐伯回答:我们人周身十二条经脉和三百六十五条络脉,其气血都上行到面部,分别流入各个孔窍。精气和阳气上注于目,眼睛就能看见东西;旁行的精阳之气走于耳朵,耳朵就能听见声音;宗气上出于鼻,鼻子就可以嗅到香臭。浊气由胃部生出来,从唇舌出去,就会产生味觉。所有这些津液,都上行熏于脸部,脸部的皮肤相对又比较厚,肌肉坚实,阳气发热是很足的,所以能够抵御寒冷的天气。

一般人看不懂《黄帝内经》,因为那是文言文。其实,《内经》大部分内容并不深奥,讲解的多是平实的道理。比如天寒时,要多加衣服,不要着凉;天热时,要少穿,不要热的出汗。又比如岐伯说:胃中有热,吃下去的东西消化就快,心中好像悬起来一样,总有饥饿感。肚脐以上的皮肤发热,是肠中有热,排出的粪便黄色如糜;肚脐以下的皮肤寒凉,是肠中有寒,会出现肠鸣腹泻。胃中热、肠中寒,人会有饥饿感,小腹胀痛。

《黄帝内经》描述了人体生理、病理的昼夜节律、七日节律、四季节律和年节律。在时间上跟七这个数字有密切的关系。我们说一周有七天,这七天就是一个周期。佛家经常讲“做七”。这个七就是宇宙间的一个特别的密码。我们知道母鶏孵鶏一般需要二十一天,就是三个七;人类胚胎发育成长需要两百八十天,就是四十个七。

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张仲景在《伤寒论》中说,“太阳病,头痛至七日以上而自愈者,以行其经尽故也”。这是说疾病一般都有其自然病程,它遵循着一个自然的节律,自然病程结束了,病就自然好了。

医家郝万山说:“一个得了感冒的人,头痛发烧怕冷,没有汗,甚至有点轻度咳嗽,喘,如果你没有去治疗,没有发生合幷症和幷发症,到第七天的时候,它自己就好了。也就是说,这个病的自然病程结束了。这不就是张仲景对一般感冒进行了预测吗?他不仅知道这个病哪一天能好,而且还知道什麽时辰会好。张仲景说:太阳病,欲解时,从巳至未上。这个病到第七天,从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这是汗欲解时,从巳至未上。出热退的有利时机,在这个时段,你的病就好了。”他还说,在张仲景的著作里,不仅谈到外感病的七日节律,也谈到外感病的十四日节律,如果十四天没有好,那可能二十一天好。您也许会说:这是不是有点神了? 其实,节律就是有节奏的时间规律,如果患了感冒,即使不治疗,七天也会自行痊愈。如果继发感染病程延长,痊愈之时或许是七天的倍数,要麽是十四天,要麽是七天,这就是七日节律。

现代科学研究发现,日月星辰等天体运动对人类的健康影响甚大。太阳活动激烈时,放射出大量紫外线和带电粒子,能改变地球磁场,造成气候异常,导致某些病菌大量繁殖,对人的心脏、血管、神经系统有关的疾病有一定影响。

人体的生理节律不仅受太阳的影响,而且还受月亮盈亏的影响。《素问·八正神明论》说:“月始生,则血气始精,卫气始行;月郭满,则血气实,肌肉坚;月郭空,则肌肉减,经络虚,卫气去,形独居”,这说明人体生理的气血盛衰与月亮盈亏直接相关。

《素问·八正神明论》又指出:“月生无泻,月满无补,月郭空无治”。这是因为人体的大部分是由液体组成,月球吸引力就象引起海洋潮夕那样对人体中的体液发生作用。它随着月相的盈亏,对人体产生不同影响。满月时,人头部气血最充实,内分泌最旺盛,容易激动。现代医学研究证实,妇女的月经周期变化、体温、激素、性器官状态、免疫功能和心理状态等都以一月为周期。

自然界有山有水,地球上东南西北有五湖四海包围,大的山脉里,都有河流汇入大海。《内经》说,人体的十二经脉犹如河流,营卫气血的生成和运行,就好像河流归于大海。在人体里有四海:髓海、血海、气海和水谷之海。脑为髓之海,冲脉是十二经之海(即血海),膻中为气之海,胃为水谷之海。

同时,地理环境与人体健康有着密切的关系。地理环境差异而造成的各种地方病直接危害人们的健康,同样,优越的地理环境也是造就人们健康长寿的关键因素之一。我在中国出生并生活了三十五年,又在澳大利亚生活了近二十年,深刻地感受到地理环境的变化对健康的影响。

中医是非常重视情志对健康的影响的。《内经》指出,就连针灸的法则,都必须先研究病人的精神状况。因为血脉、营气、精神,这些都是五脏所藏的。这些东西如果离开了所藏之处,精气就丢失了,魂魄就守不住了,情志也混乱了,人就没有能力思考问题了。岐伯说,天地赋予我们的这个阴阳,阳化气、阴成形。这个无形之气、有形之阴,“生之来谓之精,两精相搏谓之神,随神往来者谓之魂,并精而出入者谓之魄”。如果这些因素失常了,我们就难以有正常“心志思虑”的思维活动了。

所以岐伯接着说,人过分的恐惧忧思,就会损伤心神,使阴精流失;悲哀过度就会损伤内脏,阻碍气机;喜乐过度,也会导致气散而不能收藏;愤怒更会使得神志失常。结果是心忧伤神、脾忧伤意、肝忧伤魂、肺忧伤魄。

为什么人悲伤会流眼泪呢?人体内的积水是至阴之品。“至阴者,肾之精也。”宗精之水不流出来,是因为肾精持之裹之。水之精为志,火之精为神,水火相感,神志俱悲,所以眼睛会流泪。就好像天地间火疾风生,就会下雨,道理是一样的。为什么有些人哭泣而无泪呢:黄帝说:“夫泣不出者,哭不悲也。不泣者,神不慈也。神不慈,则志不悲,阴阳相持,泣安能独来。”

岐伯说,过度恐惧而解除不了,就会伤精;精伤,就会发生骨节酸痛和痿厥,并常有遗精。所以,五脏是主藏精气的,不可被损伤;损伤了,就会使精气失守,形成阴虚。阴虚则阳的气化之源就断绝了,人离死就不远了。

古人明白地告诉我们,喜乐过度也是伤身的,所谓“乐极生悲”。如《红楼梦》里的“范进中举”,范进考上举人了,高兴过度,疯掉了,乡里人叫要来他的老丈人才把他打醒。因此,我们处世要学会中庸,要平和,精神内守。

如《内经》说,“虚邪贼风,避之有时,恬淡虚无,真气从之,精神内守,病安从来?”我们不清楚古人的生活,但要做到一年四季都能够回避种种气候的变化,不让邪风入体,精神上还要保持安闲守中,不追求物质享受,对现代人来说,确实是太难了,就连山里的出家人都难以做到。

现代人是怎么样的生活现状呢?我们每个人都在为生活奔忙。正如佛经所说,“世人共争不急之务。于此剧恶极苦之中,勤身营务,以自给济。尊卑、贫富、少长、男女,累念积虑,为心走使。无田忧田,无宅忧宅,眷属财物,有无同忧。有一少一,思欲齐等。适小具有,又忧非常。水火盗贼,冤家债主,焚漂劫夺,消散磨灭。心悭意固,无能纵舍。命终弃捐,莫谁随者。贫富同然,忧苦万端。”如此,要让现代人不苦不病,是完全做不到的。

《内经》还为我们解梦。黄帝说,肺气虚,会使人梦见白色物体,梦见兵战杀人。肾气虚,则梦见舟船溺人,梦伏水中,若有畏恐。肝气虚,则梦见菌香生草,梦见自己伏于树下不敢起。心气虚,则梦救火阳物,梦见大火焚烧。脾气虚,则梦见饮食不足,梦见盖房子。

经典常常说,世风日下,人心趋恶,慕道者少。反观当今世界,信仰缺失,政府腐败,媒体堕落,大科技公司和医药企业惟利是图,百姓生活艰难,宗教界也难觅净土。看看这个新冠疫苗,世界被那些无知而傲慢的政治家们糊弄成什么样子。

尽管这样,我们还是要从经典中寻找道理,就算不能济世,能够身心自保也好。

阴阳是中医的大纲。《内经》认为,养生在于调阴阳。五脏为阴,六腑为阳。阳受气于四肢,阴受气于五脏。和气之方,必通阴阳。调阴阳之法,在于补泻。泻者迎之,补者随之;知迎知随,气可令和。人生是靠五谷之气濡养的。谷气补则实,泻则虚;补则益实,泻则益虚。阴盛而阳虚,先补其阳,后泻其阴而和之;阴虚而阳盛,先补其阴,后泻其阳而和之。

《内经》说,“知其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才可以善终,有百岁的寿命。但现代人呢,“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故半百而衰也”。

《内经》告诉我们,女子到了七岁,肾气开始充实,牙齿更换,头发生长。到了十四岁时,天癸发育成熟,任脉畅通,冲脉旺盛,月经按时而来,所以能孕育子女。到了二十一岁,肾气平和,智齿生长,身高长到最高点。到了二十八岁,筋骨坚强,毛发长到了极点,身体非常强壮。到了三十五岁,阳明经脉开始衰微,面部开始枯槁,头发也开始脱落。到了四十二岁,三阳经脉之气从头部开始衰退了,面部枯槁,头发变白。到了四十九岁,任脉空虚,太冲脉衰微,天癸枯竭,月经断绝,所以形体衰老,不能再生育儿女。

男子八岁时,肾气开始充实,头发生长,牙齿更换。到了十六岁时,肾气盛满,天癸发育成熟,精气充满,如男女交合,就能生育子女了。到了二十四岁,肾气平和,筋骨强劲,智齿生长,身高也长到最高了。到了三十二岁,筋骨粗壮,肌肉充实。到了四十岁,肾气开始衰退,头发开始脱落,牙齿干枯。到了四十八岁,人体上部阳明经气衰竭了,面色憔悴,发鬓斑白。到了五十六岁,肝气衰,筋脉迟滞,手足运动不灵活了。到了六十四岁,天癸枯竭,精气少,肾脏衰,牙齿头发脱落,身体感到为病所苦。肾脏主水,接受五脏六腑的精华并储存起来,所以脏腑旺盛,肾脏才有精气排泄。现在年龄大了,五脏皆衰,筋骨无力,天癸竭尽,所以发鬓斑白,身体沉重,走路不稳,不能再生育子女。

岐伯说,女子的胞宫,像脑髓一样,是奇恒之腑,是异于一般意义上的脏腑。由地气之所生,皆藏于阴而象于地,藏而不泻。因为那是孕育生命的地方。

《内经》说,人生十岁,五脏始定,血气已通,其气在下,故好走。二十岁,血气始盛,肌肉方长,故好趣。三十岁,五脏大定,肌肉坚固,血脉盛满,故好步。四十岁,五脏六腑十二经脉,皆大盛以平定;腠理始疏,荣华颓落,发颇斑白,平盛不摇,故好坐。

人的成长,需要五谷五味的滋养,但五味太过,也会使人生病。如酸走筋,多食酸味,会使人小便不通;咸走血,多食咸味,会使人口渴;辛走气,多食辛味,会使人心慌;苦走骨,多食苦味,会使人呕吐;甘走肉,多食甘味,会使人心闷。这些是内伤,是饮食不当而致病。

《内经》说,百病之始生,必先客于皮毛,邪中之则腠理开,开则入客于络脉,留而不去,传入于腑,禀于肠胃。

外伤是来自贼风邪气。如人为湿邪所伤,湿邪在血脉和分肉之间,久留不去,或者人摔倒了,有瘀血在内而不去;或者腠理开时,寒风侵入;或因热出汗,出汗时受了风,这些都会导致生病。

也有内外皆伤。岐伯在《灵枢·邪气脏腑病形》中说:“若如房过度,汗出浴水则伤肾。阴阳俱感,邪气乃往。”男子女子房事过度,性生活时出了汗,然后在水中洗澡,就会伤害到肾脏。阴阳都受到影响,邪气就有机可乘。

《内经》说到心肝脾肺肾五脏:五脏都小的,生病就少,但经常要劳心焦虑,免不了忧愁;五脏都大的,做事缓慢,但很难使他忧愁。五脏都坚实的人,不会生病;五脏都脆弱的人,病患缠身。

如何分辨呢?岐伯说:“赤色小理者心小,粗理者心大”。皮肤红色,纹理细密的,心脏就小;纹理粗糙的,心脏就大。同理:白色小理者肺小,粗理者肺大;青色小理者肝小,粗理者肝大;黄色小理者脾小,粗理者脾大;黑色小理者肾小,粗理者肾大。

为什么呢?心脏小的,则心气安定,外邪不能伤害,但容易被内忧所伤;心脏大的,不会被内忧所伤,但容易被外邪所伤。肺小则少饮,饮水少就不会患咳喘的病;肺大喝水多,就容易患胸痹、喉痹、逆气。肝小则无胁下之病,肝大则压迫胃部、咽喉,容易患胁痛。脾脏小,外邪难以伤害;脾脏大,会影响腋下空软的地方,导致疼痛,或走路不快。肾脏小,则脏安难伤;肾脏大,常患腰痛,不能俯仰。

《内经》说:肝病者,两胁下痛引少腹,令人善怒。心病者,胸中痛,胁支满,胁下痛,膺背肩胛间痛,两臂内痛。脾病者,身重,善饥肉痿,足不收行,善瘈,脚下痛。肺病者,喘咳逆气,肩背痛,汗出,尻阴股膝髀腨胻足皆痛。肾病者,腹大、胫肿、喘咳身重,寝汗出、憎风。

治疗疾病只是《内经》关注的一个方面。更重要的在于帮助患者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和生命观,养成良好的生活方式,通过保健养生等,延缓衰老,健康长寿,并提高生命质量。

中医有内治法和外治法,其治疗和保健的理论根据都来源于《内径》。针灸、按摩属于外治法,经络理论是其指导思想。药物治疗属于内治法。《内经》告诉我们如何扶正祛邪,通过增强自身的抗病能力来抵御疾病。

针灸按摩治疗,是根据某经或某脏腑的病变,选取相关经脉上的腧穴进行治疗。例如头痛即可根据其发病部位,选取有关腧穴进行针刺,如阳明头痛取阳明经、两肋痛取肝经腧穴。

《灵枢》说,在针刺的时候,针刺的深浅、快慢、次数等,必须根据病人的胖瘦、皮肤颜色、年龄、体质等来衡量。

根据《内经》的理论,医家可以从病患外在的表证判断五脏六腑的病情。《灵枢》说:“视气外应,以知其内脏,则知所病矣。”这是中医诊断“从外知其内”的理论来源。另外,《内经》关于“顺逆”的阐述,使我们认识了“病退病进”的原理。

《内径》讲求辩证施治。临证之间,气有多少,病有盛衰,治有缓急,方有大小。在内治法上,《内经》首先提出了“君臣佐使”的用药原则和“寒者热之,热者寒之,结者散之,留者攻之”等治疗方法。明辨阴阳,寒热温凉,或收或散,或燥或润,或软或坚,逆从深浅,在血在气,正治反治,或补或泻,或缓或急,如此等等,标本兼治。

《内经》的辩证思想,使我们认识到个性化治疗的重要性,这也是中医必西医更具优势的地方。个性化治疗方案,是根据每一位病人的临床症状和体征,结合性别、年龄、身高、体重、家族疾病史,为其量身设计出最佳治疗方案,以期达到治疗效果最大化和副作用最小化。

《内经》说,“上医治未病”。从长远角度看,个性化医疗通过更精确的诊断,预测潜在疾病的风险,提供更有效、更有针对性的治疗,预防某种疾病的发生,比西医普遍的“群体化治疗方案”更有效,也更节约治疗成本。个性化治疗方案是健康行业的重要趋势。

在中医学,《黄帝内经》就象大树的根部,生出中医理论基础和临床理法方药的基础,生出《伤寒论》、种种辩证方法等躯干,再生出各个学派等枝叶花果,从而造福人类。

《内经》说:风为百病之长。谈到痹病,岐伯说,风、寒、湿三气混杂入侵人体而形成痹病。其风气胜者为行痹,寒气胜者为痛痹,湿气胜者为着病。后世医家论述邪风侵袭肌体,导致经络气血运行不通,引起关节疼痛、麻木、屈伸不利的症状,其病因病机、诊断治法,都是基于《黄帝内经·痹论》。

一次,黄帝和雷公在谈论生死这个大命题。雷公想知道如何能预见生死。黄帝说,观察脸部色泽的变化,就可以断定死亡的时日。

天庭,主头面病。眉心之上,主咽喉病。眉心,主肺脏病。两目之间,主心脏病。由两目之间直下的鼻柱的部位,主肝脏病。在这部位的左边,主胆病。从鼻柱以下的鼻准之端,主脾脏病。鼻准之端而略上,主胃病。鼻准的上方两侧,主小肠病。面之中央,主大肠病。两颊部,主肾脏病。等等。

病邪在肺,则皮肤痛,咳喘;病邪在肝,则两胁中痛,脚肿;病邪在脾胃,则肌肉痛;病邪在肾,则骨痛、腰痛;病邪在心,则心痛、眩晕。

黄帝说,五脏六腑的病,都表现在脸上的某个部位。在治疗时,用阴和阳,用阳和阴。看清楚脸上每一个部位的情况,就能够“万举万当”;能够辨别上下左右的颜色,病情的变化规律就大概清晰了。男人跟女人患病不同的地方,用阴阳来辩证。这样诊断疾病,就是高明的医生了。

所以,学习了《内经》,观察人的脸色,就知病痛、决生死;就知道脸色青黑为痛,黄赤为热,白色为寒。健康的人,就是阴阳平和之人。黄帝说:明堂者,鼻也;阙者,眉间也;庭者,颜也(额头);蕃者,颊侧也;蔽者,耳门也。这些部位之间,端正丰厚,在十步之内,一望而见。这样的人,一定会享年百岁。

黄帝谈到一般医生的“五过四失”,指出临证诊治,必须结合病者的饮食、人事、脏象、色脉等进行分析和研究,才能正确地诊断和治疗。黄帝说,不知阴阳逆从、不适贫富贵贱之居和饮食之宜、不问其始,或伤于食,或伤于毒,不先把这些问题弄清楚,何病能中?

大医孙思邈说,五脏未虚,六腑未竭,血脉未乱,精神未散,服药必活。

司马迁的《史记》说,病有六不治:骄恣不论于理,一不治也;轻身重财,二不治也;衣食不能适,三不治也;阴阳并脏气不定,四不治也;形羸不能服药,五不治也;信巫不信医,六不治也。生候尚存,形色未改,病未入腠理,针药及时,能将节调理,委以良医,病无不愈。

《黄帝内经》认为,没有什么疾病是治愈不了的。《灵枢》中,岐伯说:“疾虽久,犹可毕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虽然是久病,也是可以治好的;说治不好的,是因为医术还没有足够高明罢了。

冯英雄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