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

0
492

清代医家赵开美曾经刻印《伤寒论》,对《伤寒论》的推广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他在序言中说:“乙未之年,我的家乡疫病大流行,家里的奴仆十分之六七都病倒了。郡中名医沈南昉先生当时在海虞,经过他的大力治疗,很多患者都死里逃生,沈君对我家的恩惠确实是太大了。我不知道沈先生使用的是什么医术,如此神奇,就向他询问。沈先生说:我哪里有什么龙藏秘典呢。只不过是在张仲景的《伤寒论》中学到了一点点知识而已。”于是赵开美就发心找到最好的《伤寒论》版本,将它刻印刊行,说是完成他父辈的志向。

张仲景在写作《伤寒论》时讲了他学医的因缘:“我的宗族素来人口众多,有两百多人。建安元年以来,不到十年的时间,就死去了三分之二。其中死于伤寒病的,又占十分之七。我感慨从前宗族之沦丧,枉死和早亡的人得不到救治,于是就勤求古训、博采众方,参考了《素问》、《灵枢》、《八十一难经》、《阴阳大论》、《胎胪药录》和《平脉辩证》,写成了《伤寒杂病论》十六卷。”

中国历朝历代,医家都是通过师徒相授的方式传道授业解惑的。近代有了国家办的中医药大学,可以说是一种社会进步,但是现在的大学,除了学习基本的中医课程外,学生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学习政治理论、党史、外语等课程,真正专研《伤寒论》乃至传统文化经典的是少之又少。医生本来是一个高尚的职业,但我们的大学很难培养出医术和医德兼具的学生。

待走上工作岗位乃至成为主任医师、专家教授后,不过是走进了另一处名利场中。医院盖得越来越大,病患却越来越多;在腐败的医疗制度下,医院里面不知有多少黑暗和肮脏的勾当。有些专业医院和医生,每年竟然做成千上万个器官移植手术,单个手术费动辄数十万元。虽然很多医生因此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但是他们所作所为不是救死扶伤,而是谋财害命。这就是今天医疗界的现状。

医者父母心。某些名医(非明医)可能常常在讲授《伤寒论》和《黄帝内经》,他们可能也有高明的医术,曾经救助过无数患者,但在他们的骨子里,是否真正领悟并认同《伤寒论》的深邃精神从而践行之呢?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难道西方的医疗比中国好吗?我们前面已经讲过,非也。西方政府一样被大药商绑架;美国FDA(药物管理局)和CDC(疾病控制中心)长期在为无良药商和腐败政治服务;世界疫苗经济被无耻的政治家和资本家操控,人民百姓的福祉只是空中楼阁。据报道澳洲有一位GP(普科医生),一天开出了约两百张处方,从政府里领取四千多澳元的诊金。这位医生哪里是在给人看病,他在钻制度的空子,八小时工作只是打单收钱而已。虽然这是个案,但每天开百来张单的医生又何在少数呢?五至十分钟看一个病人,至少在我所居住的Hurstville镇是常见的事。这样能是真正负责任的医生吗?世道人心如此,就算再出一百个张仲景,也无济于事。

所以,我们今天谈张仲景和《伤寒论》,不是为了救世,而是为了自救。这是逼上梁山,没有办法啊。当这个世界的医疗无法为你我服务的时候,我们只有学会如何自救,如何从古人的圣典中寻找治疗疾病和解决问题的秘方。

东汉名医张仲景所著《伤寒杂病论》,是中国医学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经典,是第一部理法方药齐备、理论与实际相结合的中医著作。

读者如果看《伤寒论》原文,或者一般的医书教材,是难有我在这里讲的全面而且浅白易懂的。如果你连这样的文字都看不懂,或者觉得理论性的东西太枯燥,你可以先跳过这里,去看你喜欢的或与你身体的苦痛更接近的章节,待日后你回过头来再看理论性的东西。但是,我必须把这些与你的健康息息相关的内容交待清楚。经常看并把这本书作为健康指南,会为你增加十年的阳寿。

我认为,学习中医的人,如果读完高中直接进中医大学然后直接行医,效果不会很好。相反,就象张仲景一样,有了一定的社会阅历和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切体会后,再进入中医学的殿堂,会更好地领会中医两千年来的奥秘之处,更好地理解中医辨证的神韵,从而更有效地为病患服务。

由于战乱和印刷术不发达等历史原因,本书原貌不可复见,后世分成《伤寒论》和《金匮要略》两部书。《伤寒论》系统地阐述了多种外感病及杂病的辩证论治;《金匮要略》被古今医家赞誉为“方书之祖”,其中列出262个方剂,成为治疗伤寒杂病的典范。

浅识者认为,《伤寒论》就是治疗伤寒病的。其实《伤寒论》是论治一切病的。伤寒是外感病,热病亦是伤寒。《素问·热论》谓:“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张仲景首重伤寒,提出六经大纲,是“仙眼仙心,窥透乾坤之秘;立方立法,实为万世之师”(郑钦安语)。

今人只知冬月为伤寒,不知一年三百六十日,日日皆有伤寒。张仲景举伤寒而万病已具,揭六经,明六气,一年节候全部概况。柯韵伯《伤寒论翼》说:“仲景六经是区分六区地面,所赅者广。凡风、寒、湿、热,内伤、外感,自表及里,有寒有热,或虚或实,无所不包。”

《伤寒论》开创了中医学辩证论治的先河,张仲景用六经辨证的方法将病脉证治和理法方药等融为一体,将复杂的临床表现通过六经传变进行分析,确立了扶正祛邪、调整阴阳等治疗原则,这是一个开创性的成果。

在临床实践中,张仲景非常注重护阳气、保胃气、存津液来扶正祛邪,调和阴阳、标本兼治,还指导患者通过起居饮食的调理来防止疾病复发等。此外,汗、下、吐、和、清、温、消、补八法,在书中亦有明确的体现,如麻黄汤、桂枝汤治疗太阳病以汗法,小柴胡汤、半夏泻心汤等治疗伤寒少阳证或者寒热夹杂证以和解之法,白虎汤治疗阳明气分热盛证以清法等。这些治则治法是临床处方用药的依据,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及临床价值。

正气旺的人,外寒不入,内寒不生。内寒的产生是由于体内之正气不足。正气少一分,身内之阴寒便生一分。故经云:气不足便是寒。探究不足之源头,因房劳过度者,则损肾阳;因饮食不节者,则损脾阳;因用心过度者,则损心阳。

阳者气也,阳气损于何处,阴寒便生于何处,积阴日久,元阳便为阴所灭。在上焦者,张仲景用桂枝以扶心阳;在中焦者,仲景用建中汤、理中汤以扶脾阳;在下焦者,仲景用四逆汤、白通汤以救肾阳。

因此之故,由张仲景《伤寒论》派生出来的经方派和扶阳派(火神派)成为中医当之无愧的巅峰之学。下面我在很多地方要引述扶阳派代表清代郑钦安的临证经验。郑氏虽然没有华佗和金元四大家的名气大,但他是近代具真知灼见的大医家,应该得到中医界更多的重视和推广。

郑钦安说:“阳虚日久,不能化生真阴,阴液日亏,积之久久,血枯而虚阳又炽,反为客邪,此真可谓阴虚也,法宜甘寒养阴,切切不可妄用苦寒,故仲景有炙甘草汤、桂枝龙骨牡蛎汤、甘草黑姜汤之法,从阳以引阴,滋阴、化阴。余谓此即仲景治内伤之子午针也。”

张仲景认为用药应该先考虑汤药,再考虑散剂。他说:“欲疗诸病,当先以汤荡涤五脏六腑,开通诸脉,治道阴阳,破散邪气,润泽枯朽,悦人皮肤,益人气血。水能净万物,故用汤也。若四肢病久,风冷发动,次当用散。”

张仲景说,凡是人有了疾病,应当及时治疗,隐瞒或忍耐而希望侥幸自愈,可能造成难以治愈的顽疾。小儿和妇女,在这个方面就更加严重。如果感受了时令邪气而感到身体不舒服,及时治疗,没有治不好的。患者忍者痛苦,几天之后才去看医生,邪气深入内脏,就难以制服了。家中有患者的,要特别注意这一点。凡是使用汤药,不分白天黑夜,有病就吃药,不要等到第二天,这样病才容易好。千万不要拖延,病会传变,到时候就难治了。凡是不听医生建议服药的,就不必去治疗了。

但是,在《伤寒杂病论》中,有一条目,在当时年代有一定的意义,但在现代人看来,是不可取的,医患没有必要去试。该条目说:“伤寒阴阳易之为病,其人身体重、少气、少腹里急,或引阴中拘挛,热气上冲胸,头重不欲举,眼中生花,膝胫拘急者,烧裈散主之。”

男子或者妇人得了阴阳易病,是因为他们其中一方患病尚未痊愈而房事性交,致使对方也得病。其症状是身体重、少气、少腹里急等,这是下寒证。热上冲胸部,头痛不欲举等,这是上热证。下寒是真寒,上热是假热。治法还是扶正祛邪。张仲景说让男子或女人用对方的内裤烧成炭服用来治病,这个方法决定不可用。

冯英雄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