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受西医挤压 当代中医的现状很是不堪

0
385

外国人甚至华人有一个错觉,认为中国人有病了一般是看中医的。其实,在现代中国,中医很不受待见。

我们可以先看几组统计数据。

根据中国卫生健康委员会2020年底发布的《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0》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医类医院共有5232个、中医类门诊部共有3267个、中医类诊所57268个,中医类研究机构只有9个。

中医类机构主要集中在四川、山东和广东三个省份,其中四川省的中医类机构达到7004个,占全国的10.64%。很多省份的县城连一家像样的中医院也没有。

据统计,全国中医医生1949 年27.6万人,到2002年还是27万余人,53年没有增长;同期西医医生为8.7万和157万人,增长17倍;中西医医生比例由 3.2比1 变为1比5.8。现全国共有医务工作人员520万人,中医药工作人员约 50万人,不足10%。

目前全国有2800多家等级中医院,但没有一家是真正的传统中医医院, 几乎都是中西医结合医院。这是中医人的悲哀,更是全体中国人的悲哀。

中共建政七十多年,医疗可分三个阶段,78-80年是一个分界线,98-99年又是一个分界线。但不管医疗如何改革,六十年代后期以来培养的多数中医已不大会望闻问切和辨证论治了,必须借助仪器化验才能诊疾断病。查病,主要靠西医仪器来检测与化验;断病,主要靠化验单数据来判定;处方,主要按西医思维与理论来开方治病;抓药,则是中药西药并用、中药西药为主互见;验效,主要靠西医仪器来检验治疗效果。

多年来,中医院为了生存,大量购买西药与医疗设备。西药进出价差大,检测化验收费高,医生创收、医院盈利、医院评等级均要靠它。中医药虽然简便廉验,若靠它收费,中医院无法养活,医生只有受穷。

传统中医培养谦谦君子,因为以《黄帝内经》为基础的中医理论不但要求医家有高明的医术,还要有高尚的医德。相反,西医随意杀伐切割、咄咄逼人,所谓的科学人,却是现代社会道德沦丧的罪魁祸首。在这场与西医的搏斗中,中医必定落于下方。

常常听有良心的中医师说,中医已死,中药也已死。好的中医师无法在现在的制度下培养出来,假药充斥市场,好一点的中药都出口到日本韩国等地,中国患者很难用到地道好药。所以,缺乏好的辩证论治,又缺乏有效的药物,中医已死,医道已死。

北京平心堂张晓彤说,“没有人信你中医药了,你中医药已经没有疗效了,全都西化了,你不亡等什么呢?真正的命是什么?真正的命是你的疗效啊。平心堂这十七年走了十五个(老中医),没有人能补上来啊。你中医药大学的学生,你补不上来啊。社会上我去找,找不来已经去世的十五人的水平了。焦老(中央首长医疗保健医生焦树德)一走,焦老是带了几个徒弟,四五个,但是这些徒弟的观念呢,都开始有西化的问题。所以,焦老一走,强直性脊柱炎,没有一个能治成焦老那么好的。治不了啦!这个病就算交待了,没人能治了。那你怎么能成?到现在,正骨的,这些大夫祖传的好些东西,全丢了。你看原来我们那个刘秉乾的儿子刘宝琦在这行医的时候,这眼见的几十年的尺挠骨分裂症,这手都变形了,我在现场见着他——来,我给你调整调整,检查检查——咔一下,一按一拧,就平了。几十年的毛病,瞬间就给你治好了。然后他就可以按桌子了,那病人高兴得都跳起来了。一个中年的女教师颈椎全脱位,(脖子)这个地方已经没有支撑了,最后拿八号铅丝托着才能出来气。从山东一路走来,所有的医院都不收了,谁敢收啊。都高位截瘫了,治不了啊。到这了,刘宝琦托着那个铅丝,然后手在她身后脖子那,这手咔一抖。这病人——嗨嗨嗨,吓死我了!结果,她后头那句话:哎!我脖子有劲了。上上了,好了。这些东西,现在谁行?没有传人,失传啦。多可惜啊!”

“中医多神奇啊。但这么好的东西,丢了。为什么?政策。你们这些东西,全都不让人家行医啊。这限制、那限制,说你没有学历、没有这个那个的,不给你发医师证。行医都是非法行医,你就别说再传承带徒弟了。民间那么多医生,一个医师法下来,一年,还成绩呢,报纸上登的,查处了十二万非法行医。一共你中医底下基层有多少啊,你一年查处了十二万,你不是把基层中医灭完了么?现在一个乡一个乡的,没有中医了。”

那为什么现在市面上又会出现那么多的中药房呢?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的问题普遍存在,但有病总要治疗啊,老百姓还是要抓药,老百姓经验里头有个老方子,能缓解症状,就自己抓药了。所以为了满足老百姓的需要,大大小小的中药铺就出现了,而且相比其他小生意,还比较容易地生存下去。

有人说,国家政策是支持和发展中医的,世界范围内也越来越认可中医,年轻一代里面也有很多的优秀中医成长起来了,民营医馆的涌现提供了更多合适的就业机会。但是用50万中医药人员服务14亿人口,平均50万人口配置一家中医院,一个医务人员照顾2,800人,是不是杯水车薪呢?

国家设立公立医院,本该是为贫苦百姓服务的公费医疗机构,让老弱病残皆有所依。医疗制度应该让有财力的权贵者自费看私立医院才对。相反,现在的当权者和大商人霸占了公立医院最主要的资源,高干病房更是凌驾于广大民众之上,制造阶级对立,恶化社会矛盾,泯灭社会良心。

更有甚者,在中国,无数个无脑中医黑盲目否定中医,中医院总体来说还是西医在主导,所谓的民间中医鱼龙混杂,民办中医馆背后隐藏着危机,要么过度养生化,要么中高端的机构越来越多,但基层中医服务严重短缺。

同样,中国有无数个中医脑残粉神化中医。神化中医,一方面导致了大量的民间骗子借中医的名义行骗,使更多人对中医失去信心。

一次,我在北京电视台看到一位中医世家的“神通”,七岁的小孩能分辨出一百多种中药材,而且是用白布蒙住眼睛,单凭手感就能分辨出来,确实是有相当的功夫。但接着这个小孩为一中年男子诊脉,用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就诊断出这位男子身上有脂肪肝,这就有点神乎其神,过头了。

传统中医是好的,问题是人心坏了。与五千年的中医相比,西医只是个三岁的小孩子,只是西方社会还有人性和信仰的束缚,西医才没有肆无忌惮地作恶。

国家虽然提出中西医并重、中西医长期并存共同发展的方针,并在宪法里给予肯定。但长期以来,政府配套的法律政策、行政管理、国家投资、科研发展和医疗实践等各个方面,普遍重西医轻中医,使得中医地位不断下降, 发展面临巨大困境。

中西医本是两个不同的理论和实践体系,各自有一套临床方法与评判标准,两者基本无法兼容。但在现行医疗理念与制度下,中医的诊病、治病与验效,新中药的开发、评审与推广,基本采用西医标准来判定。

最近,中国拍摄了一部九集的以医护群体为主角的医疗纪录片和一部讲抗击新冠肺炎的电影,名字都叫做《中国医生》,可以说拍得都很真实,很能说明当代中国医疗的现状。纪录片将镜头对准全国各地六家大型三甲医院,选取最具代表性的科室及医护人员,聚焦普通人与医院最常发生交集的场景,通过跟踪拍摄一个个有温情、有责任、有矛盾、也有希望的医患故事,多视角呈现了医生这一职业的不同面向,解读医疗系统在国民生命进程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真实地展示中国医生们救死扶伤道路上的悲欢离合。电影《中国医生》根据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真实事件改编,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为核心故事背景,涉及武汉同济医院、武汉市肺科医院、武汉协和医院、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湖北省人民医院)、火神山医院、方舱医院等多个医疗单位,以武汉医护人员、全国各省市援鄂医疗队为人物原型,全景式记录2020-2021年的抗疫事件。

但是,两部影视作品非常遗憾地有两个明显的缺陷。“中国医生”基本上都是西医医生,医院也是西医医院,中医院和中医师基本上是缺席的。另外,我们看到的医疗是高大上的宏伟建筑和先进仪器设备,缺乏的是对生命真谛的思考以及人性光辉在医疗救助方面的闪耀。正常社会需要的医疗环境不应该是熙熙攘攘的“农贸市场”,而应该是安全静谧的“疗养胜地”。

在中国,中医教育西医化已经成为严重的问题。中医药大学的中医学生在学习、考试、工作、科研的过程中,都离不开西医。西医已经成了现代中医的一部分,纯中医的诊疗方法基本上只能在民间医生中看到。西医的部分技术和理念的可能会给中医注入新的活力,但是全盘以西医的标准来实现中医现代化,是错误的。

另外,医院专业化分科的缺陷是显而易见的。因为人体是一个整体,五脏六腑的功能互相影响,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而专业医生对生命意义缺乏经验和认知的情况下,很容易顾此失彼,由于专注自己的科目治疗而忽视整体影响,往往导致患者一个器官的病看似治疗好了,病痛却转移到别的脏器,后果常常是不可逆的。比如乳腺癌的化疗很容易使得癌病转移到肺部,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

在根本上,中医教育严重西医化的后果十分严重。语言上,外语要求不低,中文要求不高,古汉语训练缺乏,许多学生基本不看、也看不懂中医古籍;课程安排上,中西医课时几乎相等,西医理论学习要求不低,中医理论训练严重不足,甚至《黄帝内经》等经典也不研读;技能培养上,西医实验不少,中医望闻问切等训练不多。毕业后,学生普遍不会用中医思维看病,多半人转行西医,或名行中医实以西医为主。研究生深造者,大都不是在中医理论及临床上提高,而是遵循西医教育方法,要求硕士做到细胞水平、博士做到分子水平才能毕业。不少中医硕士、博士不会用中医理论与技能临床看病,难以称为真正中医。

有中医界人士指出,当今社会文明在进步,但真的中医没有进步,中医人数看似很多,但真正中医人才很少,中医在隐失,民间有用的传统医学在消失。这是谁之过呢?

师徒传承是中医人才培养的传统方式,几千年来造就了一批批中医大家。中医的精髓和技能往往只可心授、不可言传,故自古师徒如父子,自当尽心传授。但现行医疗制度,基本否定师徒传承,使其无立足之地。纯正中医后继乏人,这已成中医发展的极严重问题。据统计,全国名老中医目前已不足300人。

中国大陆不少师徒传承的民间中医,水平高、收费低、效果好,深受群众欢迎,但大都得不到正式承认。现行执业中医师考试制度要求考西医知识,民间医生大都因西医知识不足过不了考试关。现行行医执照制限制正常民间行医,民间医生多因无法领到执照不能公开行医,迫使许多民间医生只得地下行医、非法行医。但老百姓对民间中医的需求巨大,于是三教九流混迹其中,良莠不齐,民间中医市场十分混乱。

十年前,我弟弟曾经介绍一位中医大学的教授与我认识,说是名医,五六十岁,瘦骨嶙峋,脸色青黑,给人把脉,个把小时内抽了很多根香烟。我转身就质疑,好医生怎么会如此抽烟呢?

中医发展到今日如此不堪之地步,实在是世道人心变迁之故,并不是某一人一事之过。中医灭了,人类也就走到头了。

冯英雄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