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这段时间官方突然开始力挺中医?

0
224

因为吸取了2003年SARS的教训。

当年因为普遍对中医不够重视,卫生部门里西医话语权比较高。SARS爆发后,为了抢救病人,使用了大剂量的激素冲击,导致大量病人肺部纤维化,股骨头坏死等诸多后遗症。

SARS早期,中医因长期受质疑,因此并未完全参与进抗疫过程。直至2003年5月中旬,多半病人才开始使用中西医结合治疗。

在一份由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和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多名专家撰写的对71例SARS患者中医药介入治疗结果的回顾性研究指出,中西医结合治疗组患者临床症状严重程度改善显著。

SARS之后,我国开始研究中医药抗病毒,在这个目标下,研制了著名的”连花清瘟”。这个药物我单独写过文章。

也是从这个SARS事件起,包括钟南山等专家在内的的一众西医开始意识到中医药的疗效和作用。

所以新冠肺炎吸取了SARS教训,钟老和卫健委要求中医药必须一开始就全面介入。

等到建立方舱医院的时候,中医药因疗效和成果展现,部分方舱开始实行全中医药治疗。

在疫情期间,全国各地都有中医支援湖北,战斗在第一线。

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中医药大学、广东省中医院和天津、江苏、河南、湖南、陕西等地中医医院的医务人员组成国家中医医疗队支援湖北,入驻武汉金银潭医院、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接管江夏方舱医院、支援雷神山医院。这些支援者里,许多医务人员曾参与抗击非典。

截至2月24日, 29个省(市、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共派出4900余名中医医务人员支援湖北。

武汉大约共有19家方舱医院,并不都是纯中医院治疗模式,轻症转重症率为2%-5%左右。

而江夏方舱是武汉首个以中医院运转模式来进行临床治疗、管理的方舱医院,取得了无一例轻症转入重症的好成绩。

所以,每每我在知乎上看到一些三无小号和一些常年的人生不如意,以靠黑中医为乐的ID,在中医话题下,不遗余力的抖机灵,当嘴炮,做键盘侠,侮辱中医的时候,我觉得这将近5000名中医药工作者更值得尊敬。

官方因为认识到中医药的作用,开始大范围宣传中医药的本心是好的,但是我作为长期反对中医黑的人,却开始有些担忧。

由于中医药的门槛较低,中医良莠不齐的现象要比西医更严重。社会上有过很多养生专家其实连执业资格证书都没有,但是由于中医热,也一时混的风生水起。而真正的中医从业者也往往乐见其成,或者觉得有问题,不太过分也不好站出来指责。

但是这一次不行,我强烈建议要提高中医药门槛,既然国家认识到中医药的作用,我们更应该加强对中医药的管理,避免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的现象发生。

所以,在知乎上,我不仅要和中医黑作斗争,也要和中医粉做斗争。

有鉴于评论区火爆,我会对一些疑问进行证据补充。

” 今天得到最新消息,韩国大田大学、日本神户东洋医疗学院,以及意大利罗马一所医学院,都给我们来信,愿意与我们分享经验,并希望我们寄中药帮助他们抗疫。” 张伯礼说。目前,张伯礼团队已将相关材料翻译成英文共享给三家医学院。-2020年3月15日《现代快报》

1月28日起,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主任医师李浩副院长担任医疗组组长,率领医疗组在武汉金银潭医院整建制接管了南一病区的医疗工作。

2003年SARS疫情暴发时,李浩也加入了救治工作。比较中医在两次疫情中发挥的作用,李浩说,SARS疫情中,中医在后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而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中医从一开始就及时参与进来,并且是全程参与,这是在总结SARS治疗经验基础上的进步。

“正是因为SARS前期中医不被关注,中医参与后,既减少了激素的滥用,又显现了中医药参与的疗效优势,所以这次中西并重治疗被提升至国家层面。中医早参与,早治疗,全程参与,被广泛认可,也得到了充分肯定。”—2020年3月17日《中国青年报》

中国中医科学院原院长、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原司长曹洪欣认为,2003年非典早期,由于发病患者集中在防疫医疗机构治疗,而防疫部门没有中医科,所以中医参与不进去。“非典早期死亡率高达15%以上,中医药介入后死亡率降至6.53%,这证明了中医药的疗效。非典过后,传染病医院加大了中医科的建设。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虽然中医在早期就参与进去,但参与量仍不够,参与的机制还不是很畅通,很多医院还是没有中医科,或者中医力量很薄弱。”

问:你也担任疫情攻关科研组长,目前进展如何?

钟南山:还是顺利的。对大多数医院大多数医生来说,当务之急是救治病人,尽量减少死亡病例,这是第一位的。科研是支撑,所以我们很多科研的工作要做,但是不能像过去那种严格的随机对照,是在医疗过程中观察一些新的治疗办法。

我们也在考虑中医的作用,中医一开始就要介入,别到最后不行了才看。在广东就是这么做,在很多地方也这么做。————-新华社记者采访钟南山视频与文字版

作者:刘海光(来自知乎)

在事实面前,对中医认知只有小学水平的钟南山院士口风已经改变

2020年1月29日,钟南山院士在采访中明确表示:“中医一开始就要介入,别到最后不行了才找中医。”

2月1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钟南山通报了新冠病毒药物的最新进展,再次谈到中医。他说:“有相当多的西药体外有效,进到人体没效。但中药不太一样,一些药在临床已经很常用。”

此前,钟南山对中医的态度一贯是消极的:

他认为,中医作为经验医学的积累, 必须走循证医学的道路,在临床真正使人信服它的疗效, 再深入探讨机制。

他说,中医如何走出经验医学的瓶颈——将中医对病人治疗有效的个案,经过现代循证医学的研究模式,转化为对具有该疾 病的群体都有效的、具有共性的方案。

“现在中药也在做一些基础的临床实验,希望中药能够在预防或者治疗早期病人起作用。对于中药,我们不指望它有很强的抗病毒作用,但是对轻症病人在改善症状方面有帮助。”他说。

钟南山的研究团队仍在对板蓝根进行研究,他说,希望它的疗效是建立在循证医学上的,通过已有证据的比对来确定疗效,而非只看印象、个体。

钟南山说,中药是有很多东西可以研究的,将来要突破,中医要有很大的贡献,一定在研究中药上,一定要走验证药物这条路上。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医并没有多大的进步,就是因为在验药上的缺失。

他说,很多实验室找到一个苗头,就希望马上完全进入临床,这个要小心,伦理审查一定要通过。临床医生还是要按临床的规矩来做。

小编

留下一个答复

请输入你的评论!
请在这里输入你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