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 C
Beijing

扶阳派/火神派

扶阳派是对扶阳医学的通俗化称谓,是民间大众一种习惯性的表达。扶阳医学,是从哲学到理论再到临床实践的一套完整的医学体系。又称为火神派,以注重阳气,擅长使用附子而著称,具有十分鲜明的学术特色。

扶阳派代表人物和著作

宋窦材《扁鹊心书》、刘止唐《医理大概约说》、郑钦安三书《医理真传》《医法圆通》《伤寒恒论》、卢铸之《卢氏临证实验录》和《金寿老人药解》、刘力红《思考中医》、卢崇汉《扶阳讲记》。

扶阳派介绍

扶阳派历经近200年的传承,探索,总结和升华,至今已形成了一套完整成熟的扶阳医学理论体系,以及用之于临床实践而皆效的理法方药。扶阳医学的学术思想可谓博大精深,其理法方药始终体现了《黄帝内经》“谨守病机”的思想,理论根基和辨治原则是与河洛、易、内、难以及伤寒一脉相承的。
 
在临床实践中,扶阳医学重视阳气,强调扶阳。以火立极,扶正护阳是扶阳医学的理论核心;善用姜、桂、附,是扶阳医学的显著特点;坎离既济,延年益寿是扶阳医学的终极目标。
 
扶阳医学作为一个学术流派,其受关注程度与日俱增,特别是近十年来学习扶阳医学已经形成了一股潮流。“先医医,而后医病家”(卢铸之语),扶阳传承人身体力行扶阳医学理论,从而走出辨证论治的困境,这也是目前众多仁人志士追随扶阳、学习扶阳的真正动力和原因。

流派渊源

《诗经》有云:“相其阴阳,观其流泉”。自中华上古“阴阳”之理初显,河图、洛书即出,易经、太极袭成,乃至《本经》厘定药物,岐黄遂以《内经》汇宗,总赅万法,发衍圣义,老庄辉耀,抱阳守阴,冶于一炉,再至仲景条立伤寒,妙解六经,开一派之先河,然“扶阳”消息,却如神龙首尾,若隐若现,俯仰之间,其义幽隐。
 
《易经》首倡“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内经》继之以“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老子复云“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仲景语“天布五行”,更于伤寒经方中践行扶阳药物之用,犹抱“扶阳”之义,上示以规矩,可惜人之不识。
 
既如后世医家,当机随化,相与天时地气,应运国势民情,于是各朝流派,名家蜂起,如葛洪,如孙真人,如河间,如丹溪,如景岳等等,俱独领风骚于一时,虽趣舍有殊,静躁不同,而莫衷一是。从术而论,但必明扶阳而兼益阴,显益阴又暗扶阳,然以究竟而言,莫不心系黎苦,治病立法,无非固护“元气”,此非“扶阳”而何!
 
如景岳“天之大宝,只此一丸红日;人之大宝,只此一息真阳”之断语,颇得“扶阳”真义。
 
清之一代,川西有夫子刘沅止唐出,博学鸿儒,兼弘佛道之学,著作等身,名震当世。止唐夫子于医道学问造诣,虽称“票友”,然上承岐黄之旨,中临伤寒之义,下启扶阳之门,隐然已有风雷之象!如其《医理大概约说》:“补血必补气,气行则血行,无补血法也”;“火乃人身生化之源,无火,则不能运化”;“人身以元气为主,气足则邪火自息。故古人谓火气元气,不两立也”;“阳气即元气,阴阳二气,统于元阳。元气暗滋于肾家,一病则无不病也,故医家斤斤辨三阴三阳,云某药入某脏,尚为太拘。”
 
止唐公敢为天下先,首度开显扶阳义理并用之于临床,常起沉疴于桴鼓之间,后世尊其为中医扶阳学派之开山祖师。
 
郑钦安亲炙止唐公,从师越三十五载,虽称“伤寒大家”而坚云,“有阳则生,无阳则死…故曰人活一口气,气即阳也,火也,人非此火不生”,“以脏腑分阴阳,论其末也。以一坎卦解之,推其极也”。钦公不随毁誉,以“坎中一阳”立先天之体极,以“火”立后天之用极,体用分明,先后并茂,贯穿医学三书,此“以极为归”之真义,如一轮红日,喷薄而出,终成扶阳一派之体统!
 
卢铸之再依止钦安,接扶阳衣钵,孜孜以求,嗣后遵师遗嘱,散尽家财,行脚乱世,历时三载,以资求证止唐、钦安理体,终至体用双全,“人身立命在于以火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病在阳者,扶阳抑阴;病在阴者,用阳化阴”!
 
刘止唐、郑钦安、卢铸之,一脉相传,前后两朝,历经百年,“扶阳”心灯始明!以火立极,果叶扶疏,演出一华数枝,扶阳要义遂广播天下。
 
铸之传长子卢永定,永定师从父习医经年,临床之理法方药,炉火纯青,断人生死,毫厘不爽,医德高尚,法用大开大合,于扶阳要义,又多有阐发。
永定师下之以传,有侄子卢崇汉及甥子彭重善之承继,花开两朵,各显一枝。
 
卢崇汉亲炙祖、父二辈,济世救人,医名卓著,更携弟子唐农与刘力红,师徒三人,振臂疾呼,发起“扶阳论坛”,历时七载,上承铸之“扶阳医坛”,下启万众扶阳一心,于扶阳学派之传播,亲力躬行,居功至伟。
 
彭重善因病入医,得永定师真传,因而结草衔环,发心行愿,四十余载义传义诊,绿荫不减来时路,医心医人,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彭师推己及人,秉扶阳先辈“不可自秘其术,坐视伤亡而不救”之无私大义,毅然开设弟子班,传道授业,桃李满园。
 
王献民老中医,为当代扶阳派中之凤毛麟角者。于扶阳法要,精益求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融汇扶阳、伤寒、温病于一体,首开大道先河。
 
当风云际会,此盛世之下,中华中医药学会顺势而为,广纳有识之士,众志成城,创办扶阳医学传承基地,汇集四方扶阳学子,制心一处,应时推出扶阳内证修炼,扁鹊心法,终于缘成果熟。借国策东风,审时度势,更上层楼,主办国际扶阳医学大会,一衣带水,广济天下。
 
扶阳法脉,渊远流长,如今,更深入人心,势必大放光明于未来。
 
钦安祖师弟子众多,卢铸之则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卢铸之在师之“以坎中一阳立极”的基础上,更进一步提出了“人生立命在于以火立极,治病立法在于以火消阴”以及“病在阳者,扶阳抑阴;病在阴者,用阳化阴”的论断,其理、法、方、药论之精妙,近代几无出其右者。“以火立极”的论断完善和发展了扶阳派的学术思想,为之后发展成为“扶阳医学”的完备体系奠定了坚实的理论根基。

代表医家简介

刘沅(1767—1855年),字止唐,一字讷如,亦号青阳子,双流县云栖里(今成都市双流区彭镇柑梓社区)人,清代四川著名国学大师,时人称之“川西夫子”。刘沅创立槐轩学派,名震一时,他以儒学精神为根本,融道入儒,会通禅佛,成为集古今大成的一代通儒。他精通诗书,曾多次前往成都武侯祠、望江楼、簇桥等地,留下了许多诗词墨迹。刘沅在医学上也颇有成就,是中医火神派的开派祖师。刘沅一生教书育人、著书立说,创立槐轩学派“以儒者兼弘佛道之学,著作等身,名震当世”。其学说博大精深,浓缩传统文化精华,具有跨越古今的文化建树和人生智慧,不仅对四川国学界影响深远,更成为中华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
 
郑钦安(1824年-1911年),名寿全,字钦安,即道光四年生、宣统三年卒,四川邛州人,清末著名伤寒学家。郑钦安学医于一代通儒兼名医刘止唐先生。其学术上溯《周易》、《内经》,中得《伤寒》心法,下览历代医家著作,故医理医术造诣俱臻上乘。著有《医理真传》、《医法圆通》、《伤寒恒论》三书传世。郑钦安原籍安徽,其祖游宦四川,遂寓居邛崃。幼习经史,后从刘芷塘学医。道光中叶行医于成都。学本《黄帝内经》、《周易》太极、仲景之奥旨,谓“人生立命全在坎中一阳”,强调元阳真气在人体生命活动中的重要作用,治病立法重在扶阳,用药多为大剂姜、附、桂等辛温之品,人称“姜附先生”、“郑火神”。精研《伤寒论》,谓六经辨证可愈外感,亦可治内伤。著《伤寒恒论》十卷(1869年),释方辨脉,颇切实际。又撰《医法圆通》四卷(1874年)、《医理真传》四卷(1869年),论乾坤坎离、五行、四诊、辨阳虚阴虚、杂病内外虚实及经方时方之要。弟子甚众,门人卢铸之,颇得其传。
 
卢铸之(1876~1963),名禹臣,号金寿老人,先由颜龙臣先生带其从德阳到成都,首近钦安之学。光绪十六年正式拜师学艺,“三载亲炙,有闻必录”。及钦安祖师殁后,卢铸之遵先师遗嘱,游学各地,遍访四方。后于光绪末年悬壶成都,开办“养正医馆”。1911年,卢铸之在成都开设“扶阳医坛”,每周授课2至3次,每次1到2小时,讲解四大经典、郑钦安医学三书和临床医案。
 
吴佩衡(1888~1971)教授,著有《吴佩衡医案》一书,为云南吴氏火神派创始人。就其学院受教与家传的影响,现云贵一带火神派扶阳学术思想已经深入人心。“吴附子”吴佩衡的很多传奇,在云南一带脍炙人口,传为佳话,吴老家传火神派扶阳高手有二十余位,其三代火神影响深远。
 
卢永定(1905~1985)先生,字云龙,卢铸之长子。从父学习郑钦安学术思想多年,传播与实践扶阳医学,亦为当时巴蜀名医,第三代卢火神。在卢铸之去世后,永定先生继续开办扶阳医坛,从其学而受益之弟子众多。
 
祝味菊(1884~1951)教授,早年在四川成都受到郑钦安火神派学术思想的影响,并受益于扶阳医坛,之后把火神派扶阳学术思想带到了上海,成为祝氏医学的创始人,其追随者及弟子众多,著有《伤寒质难》等书。
 
补晓岚(1856~1950),原名补一,字晓岚,别号老农。清咸丰五年生于四川省遂宁县,身世传奇,才华横溢,善用姜桂附,是著名的火神派医家,人称“火神菩萨”。1928年,先生举家来渝,定居山城,开设“补一药房”,终其余生为重庆民众服务,誉满山城,为其一生最光辉的时期。其间治病佳话,老重庆人至今犹津津乐道。
 
范中林(1895~1989)先生,精于伤寒,贯穿扶阳,火神派学术风格突出,单刀直入,效果奇佳,著有《范中林六经辨证医案选》一书,是研究与学习扶阳医学的重要参考。
 
唐步祺(1917~2004)先生,不仅受益于扶阳医坛,而且对钦安之学研究深入,著有《郑钦安医书阐释》一书。郑钦安之医学三书,虽有单行本发行,但由于内容蹇涩等问题,其传播还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而《阐释》一书的问世,为后来的学习者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参考机会,对于郑钦安火神派扶阳学术思想的传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李可(1930~2013)老中医,自学中医,私淑扶阳学术思想,致力于中医临床与研究近50年,崇尚仲景学说,融寒温于一炉,擅长以重剂救治重危急症,自创方剂28首,著有《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一书,记录了对各科疑难杂症独到的救治经验,特别是突破了现代医学教科书对《伤寒论》中药物剂量的束缚,使中医药的临床疗效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李可老学识卓著,因而追随者众多,如吕英、孙其新等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吕、孙两位对于研究与应用李可扶阳学术思想不遗余力,并有多部著作出版发行,对于扶阳医学的发展起到了重大的推动作用。
 
卢崇汉(1947~)教授,师从祖父卢铸之、伯父卢永定,得祖、父二辈言传身教,医道高超。17岁即悬壶成都,19岁已有医名,临证善用姜桂附屡起沉疴大疾,深得扶阳三昧,亦有“卢火神”之称,现供职于成都中医药大学,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特聘的“学术传承人”,扶阳论坛组委会主席。著有《扶阳讲记》、《卢氏临证实验录》、《卢氏药物配合阐述》等书。
 
彭重善(1931~),四川德阳人,1950年入伍,军旅生涯20年。1969年因病而退伍,危难困顿之际,得表叔卢永定(卢铸之祖师的姐姐,乃彭重善之祖母)救治而愈,由此因缘而于1970年拜师学医,成为卢永定的正式门徒。入门后每朝侍诊于师侧,寒暑不辍15年,直至师殁。诚心亲炙,耳濡目染,得师嫡传,加之苦学勤悟,于郑卢医学之精要,终成大统。从师3年后,蒙师开许,即以郑卢医学之医术,免费诊病救人,医道日进,善用辛温扶阳之姜附桂,屡起顽疾重症,医名渐起。在四十余年的悬壶济世、义诊义传中成就传奇,著有《郑钦安—卢铸之医学讲授》一书,使得更多人受益并真正步入郑卢医学之大道。其弟子与追随者当世众多,如彭进、伊敏、彭童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刘力红(1958~)博士、唐农(1962~)校长(广西中医药大学),不仅临证实践扶阳医学,更于各处大力弘扬,为扶阳事业的推动亲躬力行,受到业内专家公认。刘力红博士的《思考中医》于2003年出版,后再版多次,不仅在中医界掀起了一股“回归经典”的热潮,而且因其对传统文化的精思妙解、于中医思想的揭蒙入微,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刘力红博士、唐农院长以中医行者的一颗赤子之心,一团朝凤之火,风尘仆仆,行万里路,广炙名师,纳百家长,主导发起“扶阳论坛”,不拘一格,力推李可、卢崇汉、王凤仪等名医大德,承上启下,继往开来,对扶阳医学的传播和发展,居功至伟,影响深远。
王献民(1959~)老中医,号“洄溪堂主”,河南西平人,中医世家,著有《扶阳医学临证传奇》、《扶阳显义录》。王献民老中医自幼受中华传统文化熏陶,精研《伤寒杂病论》,贯通火神派及扶阳医学心法,于扶阳与温病间纵横捭阖,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创办”洄溪堂中医馆”,悬壶于郑州。王老中医在临床上秉承仲景遗风——病脉证并治相结合,往往是重剂出手、力挽狂澜,使奇迹屡现,令患者枯木逢春,成为当代扶阳高手中之凤毛麟角者。王老在祖传药方基础上,实践总结并改进的治疗肾病综合征、肿瘤、结缔组织病、免疫性疾病、原发性癫痫、哮喘、口腔溃疡、鼻炎、痔疮、白癜风及牛皮癣等皮肤病,以及骨质增生、腰椎间盘突出、不孕不育、子宫腺肌症、多囊卵巢、婴幼儿食积等300多个经验方,常常药到病除,效如桴鼓。
 
张存悌(1947~)主任医师,曾任辽宁中医附属三院内科主任,现为北京中医药大学特聘临床专家。张存悌教授矢志钻研火神派,著有《火神郑钦安》、《中医火神派探讨》、《火神派示范案例点评》等书,系国内最早系统阐释火神派的专著,现任扶阳论坛组委会常务委员。从医30余年,多次在美国、澳洲、加拿大、香港等地讲学,弟子众多。张教授善用经方,用药简练,为经典火神派代表,对常见病、疑难病积累了丰富经验。已出版专著近五十部,代表作《经典火神派医案点评》、《关东火神张存悌医案医话选》、《霹雳大医——李可》、《吴附子——吴佩衡》等。